(工作日:9:30-18:30)

在線QQ

客服電話13384778080劉志成:13384778080張彩云:13604770825

會員辦理13384778080

微博西部散文網

您好!歡迎進入西部散文網www.168648.tw.

網站閱讀量:36768407 在線服務 我要投稿 進入首頁
請稍候...
  • 第十屆中國西部散文節暨聚壽
  • 第十一屆中國西部散文節在青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為獲獎作家
  • 第五屆西部散文學會貴州高峰
  • 貴州創作基地授牌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云南牟定縣

中國西部散文網

>

美文欣賞

>

正文

極限農家院

來源:中國文化報
作者:李青松
發布時間:2019.02.28

往北往北往北,北極鎮北極村極晝街二號。

一個喚作“極限農家院”的家庭旅館,離黑龍江僅有二百米。老板叫高威,高顴骨,高鼻梁,卷頭發。高威是“80后”。戴一副金邊眼鏡,穿鱷魚牌T恤,灰色牛仔褲??此哪樞?、眼窩及神態,我判定他有俄羅斯血統。一打問,果然,他姥姥是俄羅斯人。

“極限農家院”里有九間大瓦房,窗明幾凈,還有車庫、水井、秋千架。院子里的一角是一片菜園,有豆角、黃瓜、南瓜、大頭菜、西紅柿等。時令菜蔬,一應俱全。

事實上,北極村跟北極圈沒關系,它不過是中國版圖上最北的一個村子,但是它緊靠一條界江——黑龍江,以江為北,以江為界。這些年,隨著旅游的火爆,北極村聞名遐邇了。

高威原是黑龍江上的漁民,跟隨父親打魚。高威劃船,父親下網。父親在江上捕魚捕了一輩子,憑經驗下網布鉤,網網有收獲,一般不會走空。在潛移默化中,高威跟父親學到了打魚的本領,也成了江上捕魚的能手。

坐在江邊的一根倒木上,我們聊了起來。高威是一九八五年一月出生的,屬牛。父親叫高洪山,遼寧臺安人,闖關東來到北極村的。高威一家五口人,父母、他、媳婦和孩子。

高威告訴我,住在江邊最怕的是發洪水和“倒開江”。二○一八年七月發了一場洪水,三十年不遇,洪水把“神州北極”的石碑和江灘上的莊稼都淹了。幸虧搶險及時,加高了江岸防洪大堤,洪水才沒有漫出來灌進北極村。

“倒開江”是黑龍江上游早春時常發生的一種自然現象,這是由于江面解凍的時間差異性——下游先開而未開,上游后開卻先開,致使大量冰塊淤塞河道造成災害。

“倒開江”產生的冰塊和冰排,轟隆??!連綿數里,海嘯山崩般涌向江岸,許多魚蝦被擠壓沖撞,頭破血流地被拋到江岸上,掙扎幾下死去。如果“倒開江”的冰塊和冰排進村,那就慘了——一準會房倒屋塌,溝滿壕平。好在這幾年加高了的江堤發揮了作用。出力、出汗,也算沒白費工夫,住在江邊的人家能睡上安穩覺了。

“捕到過鰉魚嗎?”

“捕到過。那都是早些年的事情了?!?/p>

“有多大?”

“一九九八年的夏季,曾用掛網捕過一條鰉魚——這是我僅有的一次捕獲鰉魚的經歷。小船剛一靠岸,鰉魚就被人買走了。一百元一公斤,一條鰉魚賣了兩千四百元。買鰉魚的人連眼睛都不眨,把那條鰉魚綁到摩托車后座上,一溜煙就沒影了?!?/p>

“現在魚價怎么樣?”

“魚價是越來越高。不要說鰉魚,就是哲羅和鯉子的價格都要在一公斤兩百元以上?!?/p>

從二○○○年開始,黑龍江全面禁漁了——在禁漁期內打魚是非法行為,捕鰉魚更是違法的事情了。

現在很難見到鰉魚的影子了。即便法律不禁止,讓捕也捕不到了。除非到俄羅斯那邊的江汊子里去,或許還能捕到鰉魚。聽老輩人說,之前,金雞冠水域是一處“鰉魚窩子”,那里的水是溫水,水流平緩,常有鰉魚活動。鰉魚性情溫和,沒有暴脾氣。白天在深水里沉潛,晚上便游到淺水水域覓食。

高威說,用纜鉤釣魚(也用纜鉤釣鲇魚和嘎牙子),倒鉤是一項技術活兒,手必須快,否則就把自己的手鉤住了。劃船的人與倒鉤的人要密切配合,效率才高。也用須籠捕魚,但多半捕的是細鱗魚和江白魚,一晚上能捕十幾公斤呢。

每年六月十日到七月二十五日是禁漁期。此間,除了江水洶涌,江面上的一切都是靜靜的。偶爾,有幾只野鴨子飛過——唰唰唰!

二○一一年五月,北極村成立了旅游公司。這絕對是北極村歷史上的大事——北極村所有的漁民都變成了職工。一夜之間,靠打魚為生的人,成了掙工資的人。高威說,來北極村的人,一般都是來找北、找冷、找美的。冬天感受極夜,夏天感受極晝。高威在旅游公司的驛站搞接待,工作很體面。工資是根據學歷、工齡、工作年限和工種確定的。他的工資每月三千多元,媳婦是兩千四百多元。父母退休,每月領退休金一千多元。父母退休金不算,他和媳婦兩人每年工資就收入七萬多元。家里早就買了轎車,還是越野車呢,小日子美美的。

“極限農家院”經營得也不錯。每年八月一日至八月二十日,來旅游的人很多,住宿的床位爆滿。一九九三年以前,高威家開的旅館都是大通鋪,一個洗手間,很快就不適宜了。游客的要求越來越高。到目前,高威家的家庭旅館改造翻新三次了,原來每個房間七八平方米,現在二十多平方米。標準間二百元,三人間三百元。做生意重在誠信,有客人把錢包或者手機丟在旅館的,高威發現后,都給快遞回去了。后來,那些客人又都成了回頭客——再來,就像走親戚一樣了。

高威望了望江面,回頭對我說:“搞旅游比打魚強多了,不用風里來雨里去。捕魚的活兒太辛苦了,容易得腰腿疼病、風濕病?,F在不愿去捕魚了。就是江里還有鰉魚,也不愿去捕魚了?!?/p>



Copyright ? 2015 西部散文學會 Power by www.168648.tw
西部散文網版權所有   備案:蒙ICP備17001027號
技術支持:內蒙古帥杰網絡有限公司
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
地址:鄂爾多斯市東勝區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13384778080
手機:劉志成(西部散文學會主席)13384778080  張帥:15149717177

安徽11选五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