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工作日:9:30-18:30)

在線QQ

客服電話13384778080劉志成:13384778080張彩云:13604770825

會員辦理13384778080

微博西部散文網

您好!歡迎進入西部散文網www.168648.tw.

網站閱讀量:36768263 在線服務 我要投稿 進入首頁
請稍候...
  • 第十屆中國西部散文節暨聚壽
  • 第十一屆中國西部散文節在青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為獲獎作家
  • 第五屆西部散文學會貴州高峰
  • 貴州創作基地授牌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云南牟定縣

中國西部散文網

>

美文欣賞

>

正文

蒼穹驛站

來源:《浙江散文》2019年第1期
作者:蒼穹驛站
發布時間:2019.04.30

這一天,謝謝下渚湖。

這一年,謝謝他們都在。

這一生,謝謝你們來過。

從莫干山到下渚湖,渡我們的是一片花海?;êlo默而盛大,將來自天南海北的五個人渡到了下渚湖岸邊。

我對船夫說:“往沒有人的地方開,越安靜越好?!睅纂p眼睛齊齊望向春水兄拎著的薩克斯琴盒,像望向一個靜默而盛大的秘密。

這是戊戌年寒露之后、霜降之前的德清,一條木船載著五個人,漸漸遁入下渚湖的最深處。

白鷺停在墩島上,感覺午后兩點的下渚湖像喝醉了酒——太陽目光迷離,吐露著一串串光與影的囈語。蘆花松著筋骨,隨風晃蕩,船也攤著手腳,任意東西。湖水被船頭輕輕劃開,它睜開眼看看,瞬間又合上。浮在水上的一個個墩島也醉了,怕熱似的不時將脖子從水里露出來,墩島上的水杉、銀杏、金錢松、鵝掌楸、三尖杉、紅豆杉、木姜子、木蘭、紫荊、厚樸、楠樹是墩島的長發,湖水將它們的倒影拉得很細很長,煙雨般飄逸。

只有白鷺是清醒的。它記得這片被譽為“中國最美濕地”的水域,有六百多個墩島,一千多條港汊,八百多種動植物,一百六十多種鳥。當白鷺振翅高飛,潛伏在墩島上的一百六十多種鳥也騰空而起,在天空扎出無數雙眼睛,到了夜里,星光漫天,白鷺相信,那是千萬只鳥的眼睛。而有月亮的時候,月色如雪,蘆花如雪,萬物如雪般安靜,但白鷺聽到了歌聲,那是千萬只鳥的合鳴。

白鷺停在一桿蘆葦上,正對著船頭,看見那個叫“春水”的中年男人取出了薩克斯,吹出了第一個音,第二個音……

像一只金色的鳥,輕輕落入湖面,濺起了一簇簇金光。纏綿悱惻時,它盤旋低回;高亢嘹亮時,它凌空飛躍,在迷宮般的蘆葦蕩中穿行,尋覓,捕捉。

是一支游走的箭,靶心是下渚湖每一個生靈的心。湖水最先中箭,泛起了點點淚光。風接著中箭,停住了腳步。蘆花們也紛紛中箭,垂首靜立。白鶴、鴛鴦、翠鳥、野鴨、沙鷗、水雉、鸕鶿、紅嘴黑水雞等等,不知道藏在哪里偷聽,一聲不響。一條魚躍出水面,不知道是抗議還是鼓掌,又有一條魚躍出來,說,誰啊誰啊,我看看。魚從來沒有聽過薩克斯,下渚湖所有的生靈包括青蛙、泥鰍、螺絲和蝦,都從未聽過如此美妙的聲音,“深沉而平靜,輕柔而憂傷,好像回聲中的回聲”。

船停在下渚湖的某個深處時,船上的人們沉醉在一曲《春風》里絲毫未覺。乘著音樂的翅膀,她們也變成了鳥,翱翔在想象中的下渚湖的春天里。一望無際的湖面上,涌動著億萬朵油菜花,開滿油菜花的墩島,像一個個水上的太陽,蜂蝶在一個個太陽之間振動翅膀,放飛一個個透明的夢境。然后,她們穿過一條水巷,掠過水巷兩旁幽深的香樟林,飛上朱鹮島,用目光撫摸朱鹮稀世的羽毛。她們像朱鹮一樣瞇著眼,棲息在音符里,像鳥一樣棲息在下渚湖的深秋里。

《鴻雁》響起時,有人走上船頭,合著音樂翩翩起舞。跳的是剛學的蒙古舞,老記不住動作,自己把自己給樂翻了。其他人一邊笑一邊用手機拍。春水自顧自吹薩克斯,一曲終了,說了一句:跳得蠻好。

五個人的薩克斯音樂會早有預謀,輕歌曼舞卻是一時興起?!皢栕暇?,妹妹的詩稿今何在???似翩翩蝴蝶火中化?!边@是她們最愛的越劇?!耙凰屠锔窦t軍,介支個下了山,秋雨里格綿綿,介支個秋風寒?!边@是她們喜歡的老歌。清婉的音韻,像一場不期而遇的絲雨,拂過江南的水面,落入江南時間的深處。

兩百多年前,洪昇游覽下渚湖時,留下了一首詩:“地裂防風國,天開下渚湖。三山浮水樹,千巷劃菰蘆。埏埴居人業,漁樵隱士圖。煙波橫小艇,一片月明孤”。他不會想到,兩百多年后,五個與他一樣愛寫字的人,湖水深處某個最僻靜的角落,歌舞笙簫,得大自在,暫別了俗世日常,甚至暫別了文學。一條船和一整個天空一起倒映在湖里,船便仿佛孤懸在浩渺蒼穹,如時空之外的一個驛站,歡聲笑語從驛站里溢出來,天地籠罩著一種微涼的幸福。

傍晚時分,“滴答~答~~滴答~答~”《回家》的前六個音魚貫而出,躍過船頭,貼著水面,穿過層層波光,攀上一大片蘆花,輕輕咬住了玫瑰色的夕陽。夕陽一愣,猶豫了一下,似不忍墜落,萬物蒙在一層毛茸茸的暮光里,像蒙上了一層雪,霎時,下渚湖仿佛穿越到了冬天,湖水深處某一間竹樓內,一雙手正將紅泥小火爐、綠蟻新焙酒端上桌,而門外,響起了風雪夜歸人的腳步聲,沙沙,沙沙。

薩克斯最后一縷余音和烘豆茶的熱氣,一起消逝在傍晚五點的下渚湖時,我的眼前浮現了一片閃耀著金色光芒的水稻田。傳說,上古時期的治水英雄防風氏帶領部落在此開墾荒莽,種植水稻,造福先民,使得吳越一帶靠狩獵采集為生的氏族部落慕名而來。他們站在太湖邊的一座高山上,問一位老獵人防風氏部落在哪里。老獵人說,那一大片閃耀著金色光芒的水稻田,就是防風氏部落。之后,防風氏毫無保留地向他們傳授了治水和種稻經驗,福澤萬民,下渚湖畔也因此有了“三道茶”遺風:“相傳防風受禹命治水,勞苦莫名。里人以橙子皮、野芝麻沏茶為其祛濕氣并進烘青豆作茶點。防風偶將豆傾入茶湯并食之,爾后神力大增”(《防風神茶記》)。青綠色的烘豆、金色的橘子皮沾著細白的鹽粒,滾水一沖,清香四溢,鮮咸可口,不僅是茶,還是飽腹暖心的食物,也是“人有德行、如水至清”的德清的待客之道。

上岸時,我回頭看他們。彼時,他們四個人都背著光,而我看到的卻是一道道金色光芒。這些與我并無半點血緣關系的人,一起在文學路上走了幾十年的人,在我煩躁時,困頓時,如防風氏般毫無保留,亦如陽光之于水稻田,一直在。

時間來到戊戌年小寒。臨安山坳里一個小客棧,天寒地凍,夜深人靜,整棟樓只有我和一位師姐,要繼續第二天的采訪任務。我們將所有的被褥搬到一起,一個靠在床上一個靠在榻上,在同一盞燈下“抱團取暖”。午夜時分,大雨傾盆,將屋頂的瓦片砸得嘩啦啦響,我突然有一個感覺——此時,燈光是我們的驛站,我和她是彼此的驛站。

驛站,食宿、換馬、交換信息、補充能量的地方,八百里加急日夜奔赴的那個點,窮途末路上一個亮燈的窗口。家太遠,驛站剛剛好,即使風雪交加,沿途總能找到。家人太親,驛站剛剛好,不忍與父母言說的苦痛酸辣,都可以留給驛站??梢允且槐K燈,一碗酒,一壺茶,一個火爐,一床棉被,一本書,一盤棋,一句話。也可以是文學,是音樂。也可以是散落在德清莫干山的一千家民宿,比如匍匐在竹林中的那一家“后塢生活”,它們棲息全世界的客人,也棲息把美好生活搬進大山的民宿主人自己。也可以是微信朋友圈里僅自己可見的照片和一段話,那是給未來的自己預留的驛站。

老子說,天地不仁,以萬物為芻狗。意為天地無私無情,對人對狗對萬物都一視同仁。而我覺得天地亦有情有意,使萬物互為驛站,人與人就是彼此的驛站。漫漫人生路,并非一條線,而是一個蒼穹,每一個方位都是方向,每一步都可能是深淵。一個人就是一顆星,煢煢孑立、踽踽獨行。好在無盡的蒼穹之中,總有一些星球星座星系,讓累到極點的你靠一靠,歇一口氣,再提一口氣,繼續前行。而繼續前行,就意味著繼續失散,于是,留下來的那份記憶,就成為一個驛站。多年以后,同游下渚湖的五個人也終將失散,而湖上的薩克斯聲,會是我們永遠的驛站。

時間來到戊戌年大寒。我在曙光中獨自醒來,看到父親深夜發在蘇家微信群里懷念二伯的一段話。遠在云南的二伯,前日猝然離世,是他們兄妹七人中第一個走的。年事已高,路途遙遠,生亦難以相見,死亦無法告別,他們從此失聯。不知道多年以后,浩渺蒼穹中的哪一個點,是他們重逢的驛站?我在晨光里淚流滿面時,小貓銀河躍上床沿,輕輕吻了吻我的淚,又定定看了我幾秒,將頭窩進了我的手心。此時,它是我的驛站。

這一天,謝謝下渚湖。這一年,謝謝他們都在。這一生,謝謝你們來過。

作者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、浙江省作家協會創研部主任、浙江省散文學會常務副會長。在《人民文學》《十月》《新華文摘》《人民日報》等報刊發表作品300余萬字,出版散文集《等一碗鄉愁》等多部。曾獲“冰心散文獎”、“豐子愷散文獎”、“琦君散文獎”、“中國故事獎”等。多篇散文作品入選全國各類散文選集、散文年選、排行榜、教材讀本,并被應用于中、高考試題。


Copyright ? 2015 西部散文學會 Power by www.168648.tw
西部散文網版權所有   備案:蒙ICP備17001027號
技術支持:內蒙古帥杰網絡有限公司
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
地址:鄂爾多斯市東勝區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13384778080
手機:劉志成(西部散文學會主席)13384778080  張帥:15149717177

安徽11选五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