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工作日:9:30-18:30)

在線QQ

客服電話13384778080劉志成:13384778080張彩云:13604770825

會員辦理13384778080

微博西部散文網

您好!歡迎進入西部散文網www.168648.tw.

網站閱讀量:36768440 在線服務 我要投稿 進入首頁
請稍候...
  • 第十屆中國西部散文節暨聚壽
  • 第十一屆中國西部散文節在青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為獲獎作家
  • 第五屆西部散文學會貴州高峰
  • 貴州創作基地授牌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云南牟定縣

中國西部散文網

>

美文欣賞

>

正文

鞍鋼,我曾經工作過的地方

來源:中國文化報
作者:楊成菊
發布時間:2019.04.30

鞍山,我一直居住在這里,也是我一直熱愛著的家鄉。鞍山因鞍鋼而享譽世界,鞍鋼被稱為共和國長子,鞍鋼還是我曾經工作過的地方。早在四十多年前的一九七八年,我正在初中讀書,可以考鞍鋼技校,但當時我傾向于基礎教育,根本不知道當一個技工有多么重要。因為父親在鞍鋼工作,我屬于鞍鋼工人子女,所以,一九八三年高中畢業后我的第一份工作就在鞍鋼。跟我一起入廠的也都是鞍鋼工人的子女,我們的父輩們都很熟悉。

入廠初期,領導對我們一再強調工作的重要性,說我們都是鞍鋼人的后代,是鞍鋼養育了我們百萬工人。努力工作就是多出鋼、出好鋼,要向老英雄孟泰學習、向勞模王崇倫學習,要做新時代的雷鋒!領導擲地有聲的話語,給了我們強大的信心,作為鞍鋼工人的一分子,我們為擔當起鞍鋼生產的重任,而感到自豪。

分管我們的領導說,他是父親的徒弟,父親是他學電工的師傅。我回家跟父親說了,父親卻說:那不叫徒弟,他學了大半年就調走了。我問父親:那教多長時間叫做徒弟呢?父親說:不到一年按理說還沒出徒呢,人家當領導是公司派出去學習培養出來的。徒弟要跟師傅在一起工作一輩子,還要多向公司的勞動模范學習!父親的精神境界一直都很令我欽佩。

我很喜歡鋼花飛舞,遺憾的是,我沒有機會親眼看到在高爐中煉鋼、煉鐵的勞動場面。我們工作的地方離“三鋼一鐵”不遠,但工廠有規定,在鞍鋼廠區不能隨便走動,各廠都有工作牌,嚴格劃定出區域,要害部門更是禁止無關人員出入。所以那些鋼花飛濺、鐵水出爐的場景,也都是聽工人師傅說的。我所在的工廠,是掛靠在鞍鋼下屬的三級公司,給水廠的綜合廠,全稱為鞍山鋼鐵公司附屬企業公司給排水管道工程公司。記得當時師傅僅給我們解釋名稱就花了好幾天時間,因為我們要去學校取檔案,介紹信上要寫上這一長串的名字。當時我的工種是管道工,屬于力氣活兒,要帶著鐵鍬去挖溝、挖土石方。

上班后不久父親問我:“分配到哪兒去挖溝???”我說:“不是挖溝,領導說是照顧咱去挖點!”父親笑了說:“挖點就是挖溝!挖溝包括挖點!”我說:“那我挖不動怎么辦???”父親說:“挖不動就慢慢挖,鍛煉鍛煉就能挖了。你這也不干那也不干的,那活兒都給誰干?管道公司主要的工作就是常年挖溝,跟你一起入廠的小孩有的體格還趕不上你呢!”父親說他每天也同樣面對一群不愿意干臟活兒、累活兒的小青年。

當時廠里規定,勞保用品可以更換,但需要“一頂一”以舊換新。我不太明白,破舊油膩的勞動服收回去,誰還會穿呢?后來我才知道,厲行節約一直是鞍鋼工人的優良傳統。后來我轉崗離開鞍鋼的時候,就把廠里發的全套勞保用品都還回去了??上菚r我對勞動服一點也不留戀,要是現在,我肯定要穿著它照張相作為紀念。

由于當時我不會騎自行車,不能跟大家一起騎車帶著鐵鍬去尾礦壩干活,領導就讓我留在廠子里挖溝,我就很賣力氣地使勁挖,怕挖少了被人笑話。其實我很想去尾礦壩看看,聽名字就像風景區一樣。聽人說,那尾礦壩上一刮風粉塵很大,壩里的水都是紅色的,河床下面是尾礦紅泥。我每天在上班的路上,都能看見長長的河流里全是蜿蜒的紅色,我時常當風景一樣欣賞著,還有要下去一探究竟的想法。

關于那繞著廠子流淌的紅水和紅泥,師傅還給我們講了一個故事:鞍鋼生產的工藝流程都是嚴格保密的,連那紅河里流的水都是不能輕易讓人靠近的。那紅泥在我們這里暫時是廢棄排放物,但在科研部門就能把它變廢為寶。當年,一個國外工程技術人員就想知道紅泥的成分拿回去研究。那位技術人員想了個辦法,在參觀工廠時,故意低頭把領帶的下端浸在工廠的廢液池里,被我方陪同人員發現了,禮貌地又贈送了他一條新領帶,將舊的換了下來,我們的廢液樣本也沒有被帶走。師傅在給我們講故事時滿臉驕傲。

一直想去尾礦壩見識見識,誰承想為了學騎自行車,我把腿摔壞了。在家養傷的時候,廠里發生了巨大變化,上了數控機床和配套挖掘機的設備,就把我們這些人都轉崗了??上Ш髞砦疫B技術都沒學著就離開了鞍鋼。之后,鞍鋼廠區的環境陸續改造成科學無塵作業,尾礦壩也經過了徹底治理,再也看不到昔日的煙塵和紅河的蹤影?,F如今的鞍鋼無論從哪個角落看,都變成花園式的廠區了。

在我離開鞍鋼之前,我們幾個一起入廠的要好的管道工,拍了一張充滿青春氣息的照片留作紀念,我在照片上寫的題字是:歲尾的記憶。那是在一九八四年年底,這也是唯一證明我曾在鞍鋼工作過的留影。


Copyright ? 2015 西部散文學會 Power by www.168648.tw
西部散文網版權所有   備案:蒙ICP備17001027號
技術支持:內蒙古帥杰網絡有限公司
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
地址:鄂爾多斯市東勝區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13384778080
手機:劉志成(西部散文學會主席)13384778080  張帥:15149717177

安徽11选五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