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工作日:9:30-18:30)

在線QQ

客服電話13384778080劉志成:13384778080張彩云:13604770825

會員辦理13384778080

微博西部散文網

您好!歡迎進入西部散文網www.168648.tw.

網站閱讀量:36933120 在線服務 我要投稿 進入首頁
請稍候...
  • 第十屆中國西部散文節暨聚壽
  • 第十一屆中國西部散文節在青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為獲獎作家
  • 第五屆西部散文學會貴州高峰
  • 貴州創作基地授牌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云南牟定縣

中國西部散文網

>

美文欣賞

>

正文

夢里周莊

來源:中國作家網
作者:梁孟偉
發布時間:2019.04.30

周莊,恰似位周正端莊的姑娘,常常出現在我的夢鄉。我像《關睢》中那位“寤寐求之”的情郎,單思暗戀了三十多年時光。

我和很多人一樣,聽說周莊先緣于陳逸飛那幅著名的油畫,也受余秋雨散文《江南小鎮》的影響。王劍冰那篇《絕版的周莊》,全文詩意盎然,讀后余音繚繞。而趙麗宏的《周莊水韻》,則把周莊的“水”寫活寫絕。所以對心目中的周莊,我有著太完美的向往。

今年中秋,我終于前往周莊。杭州一路向北,高速公路兩旁,那鱗次櫛比的村莊,都是花擁別墅,柳掩洋房,道路寬敞,水波淡蕩,車來舟往,繁榮興旺。難覓江南水鄉的蹤影,都是現代化的村莊。因此離周莊越近,心情越是緊張,仿佛古時娶親的新郎。蓋頭之下的周莊,又該是怎樣一番模樣?

一橋飛架碧波之上,湖的對面就是周莊。導游熟諳游客心理,周莊明明就在眼前,偏要我們乘船進莊。蒹葭蒼蒼湖水茫茫,所謂伊人在水一方。繞莊半圈終于登岸,觸目皆是仿古建筑。這就是心目中的周莊?心頭一涼大呼上當。垂頭喪氣七拐八彎,轉過一門突然驚艷,??!原來周莊這位悄麗的姑娘,正款款地躲藏在深街幽巷。

逼仄的老街,彎曲的小巷;清澈的河水,古樸的石橋;臨水的民居,幽深的院落;斑駁的木門,古典的花窗。爬遍青苔的石階,晃晃悠悠的畫舫,貯滿光陰的老房。周莊60%以上的民居仍為明清建筑,有近百座古典宅院和60多個磚雕門樓,還保存了14座各具特色的古橋。一如紫砂壺里氤氳的水汽,古戲臺上溫婉的昆曲,茶樓中說唱的評彈,水巷中欸乃的篷船。她像一幅古色古香的水墨畫,一首意境幽遠的古詩詞,端莊而不失柔媚,典雅又充滿活潑。我有如流浪路上突遇故知,黑暗深處乍見天光,這是三生石上的木石前盟,苦尋多年的前塵往事。難怪當年三毛哭了,現在我也流下眼淚。

周莊之美,先美在水。有了水,才有了一座座古樸多姿的小橋;有了一個個寫滿滄桑的駁岸,才有了一戶戶傍水而居的人家;有了傍水而居的人家,才構成了古鎮水鄉的風韻。

周莊的河道呈“井”字形,街道和樓宅被河分隔。如在高空鳥瞰,脈脈清流宛如條條飄帶。臨水人家的青瓦白墻,宛如豎起的琴架,次第編排;大街小巷的張燈結彩,宛如鑲邊的彩荷,層層鋪展。

以前周莊,鎮為澤國,四面環水,咫尺往來,皆須舟楫。當年的大戶人家,將船劃進家門,大宅后院都有泊船的池塘。

周莊的水碧綠如玉,岸邊的柳依然濃綠。綠柳倒映著碧水,顯得愈加濃稠,如凝結的脂膏。偶有少婦或老翁到水邊洗濯,那濃稠就被攪動,一圈一圈地慢慢散開。

船娘身后的支支木櫓,一左一右地來回攪動,倒映在水中的石橋、樓屋、樹影,還有天上的云彩和飛鳥,都被這支柔櫓攪碎,碎成斑斕的光點,炫成夢幻的彩虹,猶如迎風抖開的一匹長綢,很難描摹那眩目的花紋……

即便泛著金光波瀾不驚的外湖,也飽藏著古樸典雅的墨韻,縱然無荷無菱一望空闊,也充滿如醉似夢的畫意詩情。

有水就有橋。在周莊阡陌似的小河上,橫臥著各式各樣的石橋,宛如玉人吹奏的洞簫,美女懷中的琵琶。行走在一座座青石橋上,感覺有種最原始的音樂被彈動,最古老的琴鍵被踏響。

石橋之于小河,猶如美人之于服飾,或者頭飾,既是一種綰束,更是一種點綴。石橋是小河柳腰上的束素,是云鬢上的玉簪。小河有了石橋,才更顯婀娜多姿,風姿綽約。

富安橋是一座橋樓結合的獨特建筑,橋身四側建有樓閣,飛檐高啄,遙遙相對,宛如閣中飛橋,又像橋上建屋。橋樓合璧,相映成趣,為江南橋樓之冠,是古鎮周莊的象征。

雙橋一橫一豎,橋洞一方一圓,很像古人使用的鑰匙,所以當地人稱之為“鑰匙橋”。雙橋建于明萬歷年間(1573~1619年),叫世德橋的石拱橋,橫跨在南北市河;稱永安橋的石梁橋,平架在銀子浜口。世德橋半圓形的橋涵倒映在水中,一虛一實恰成圓形,猶如通向后花園的月門;而永安橋的方形橋洞,則顯得規整通達四平八穩,與“永安”之名暗合。如果把兩橋重合起來,就是一枚外圓內方的錢幣,暗含著天圓地方的寓意:圓象征著平等、包容、和諧的道,方象征著尊卑有序、松緊有度、遠近有別的理。方圓合一的銅錢外形,亦在警示著世人,做生意必須講究原則規矩,順應經濟規律。一圓一方的雙橋,給人無限的想象空間。

“你站在橋上看風景,看風景的人在樓上看你。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,你裝飾了別人的夢?!惫爬系氖瘶?,一座有一座的形狀,一座有一座的風格,過一座橋,便換一道風景。不管你在橋上還是窗內,都是一種動人的景象。

看周莊的橋,最妙在月夜。它身披一襲星輝,嘴含一輪圓月。其實何止看橋,就是游莊,最好也是晚上。

天近黃昏,黑瓦片如無數條錦鯉,游動在霞染的天空;白粉墻那滄桑的臉龐,染上了醉酒后的酡顏;每條水巷鋪金鑲銀,等著欸乃歸來的人們。

夜色漸濃,煙籠寒水,月照周莊,夜幕籠罩下的周莊是一幅墨跡未干的國畫,濃濃淡淡深深淺淺明明暗暗。而那屋檐下亮起的串串紅燈籠,是周莊身上的飾物,抑或是唇上的口紅?從樓上向河里看,閃爍的彩燈倒映在河中,使小河變成一條斑斕的光帶;從河里抬頭看,只見參差的屋脊如鳥似獸,深藍色天幕勾勒出多變的剪影。

勞碌了一天的周莊,就軟軟地睡在水上,躺著一張水做的床墊,一個反側就會攪起粼粼波光。那一艘艘泊著的船,恰似脫下的一雙雙鞋,簡陋的是草鞋精致的是繡過花。這時月光為每戶人家蓋了件秋衣,微風吹來是他們的均勻呼吸,唧唧秋蟲是他們夢中的囈語。

睡去的是勤勞的周莊人,而我不舍得就此入睡,辜負這番良辰美景。夜晚的周莊像位美人,最適合細細地品鑒,默默地凝望。要一壺阿婆茶,點一碟糯米糕,閑看對面一扇扇雕花木窗,或情侶靜坐,或好友笑談,他們沐浴著暖黃的燈光,讓你滋生出絲絲的溫暖。這時不知從哪里飄來縷縷昆曲,軟軟的,綿綿的,應和著斑斕閃爍的波光,在這槳聲燈影里輕蕩……

我癡癡地坐在石橋上,燈影把我的思緒拉得很長。一位路過的老者與我搭話,告訴我最美的夜應在元宵,因為那夜周莊人要打“田財”。就是在牛郎廟的廣場上,豎立起一根桅桿,桿上橫一根小竹竿,兩端懸掛串串彩燈。桿頂縛圈圈稻草,內藏鞭炮,敷以易燃物品,再糊層黃紙,呈元寶狀,這就是“田財”。

隨著老人的描述,我眼前浮現出這樣一幅景象:元宵節那個夜晚,月亮灑下清輝,人們從四面八方涌來。當桅桿上彩燈內的蠟燭燃盡時,人們鳴放鞭炮、爆竹,點燃焰花、火筒,對著桿上懸掛的金黃色“田財”輪番射擊。一時間,爆竹煙花在夜空呼嘯,整個周莊繽紛絢爛。圍觀的人們歡聲雷動,“田財”熊熊燃燒著墜落,大家紛紛拿著稻草,到紅紅的“田財”上點火,一邊當空揮舞,一邊去田角焚燒。廣袤田野上,火光似流星,祈禱聲響亮:“炭炭(燒燒)田角落,牽礱三石六……”人們用這樣的方式,祈求來年五谷豐登、國泰民安。

我想,那夜的周莊,會被焰火照得美輪美奐。原本籠罩著月光的明暗屋脊,屆時會變成一群展翅欲飛的鐵鳥。天上的輝煌和璀璨,都會落到眼前的水里。我和邂逅的老人相約,明年元宵我想再來!

第二天,我們要離開周莊,秋雨多情地相送。周莊被煙雨所籠罩,像姑娘迷離著淚眼。煙雨下的周莊,有點變得不食人間煙火;煙雨下的周莊,讓我想起戴望舒的《雨巷》。

原來磨砂過的黑瓦,現在涂上層薄釉,秋雨叮咚地填寫著闋闋新詞。街巷發亮的條石,更流動著歲月的包漿,秋雨沙沙地書寫著淋漓的詩行。更確切地說,秋雨像位無形巨人在彈奏著名曲:古老民居是架碩大的鋼琴,行行瓦片是它的黑白琴鍵,銀色雨點則是靈動的手指。手指掠過之處,立即迸濺出串串動聽的音響。

依依惜別的路上,我陷入長久的沉思。周莊這個古鎮,歷經兵火戰亂的“洗禮”,和“現代文明”的沖擊,仍能完整地保存至今,著實令人驚奇。正如一位老作家所言:“這是一處止步于中世紀的孤島,是喜馬拉雅山上冰封雪蓋下的凍土,是一部歷經兵火戰亂劫后余生的‘四書五經’,是過去時代留給今天的甜美記憶?!?/p>

不過,當年造莊的祖先,卻沒有想到這些,首先是為了實用,主要是為了生活。所以平心而論,江南成百上千個小鎮,周莊只是其中一個。小橋流水、粉墻黛瓦,當年的水鄉,大多這個模樣。

可惜的是,別的江南小鎮,歷經不少戰亂。特別是抗戰時期,無數水鄉被戰火摧毀,只有周莊獨善其身——依靠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——身處四湖環繞之中,才得以完整地保存。

改革開放以來,魚米之鄉的江南,鄉鎮、外資、私營企業遍地開花;修公路、填河道、拆老房、建高樓,現代化建設欣欣向榮。多少個江南水鄉,成為現代化之鄉;多少個江南小鎮,轉型成工業強鎮。周莊實在過于偏僻,到縣城坐個輪船要六七小時。八十年代中期簡易公路修到鎮邊,也被無情的白蜆江擋住去路。周莊就這樣靜靜地居于一隅,過著與世無爭的生活。早上守著日出,晚上守著日落,日出日落了九百多個年頭。

在講究速度與效率的時代,慶幸周莊被某個時段遺忘,使得這宋水依依的小巷街市,斑駁破損的明清磚瓦,能一如既往地保持原貌,用風吹雨打了數百年的滄桑語調,向我們訴說著暴風雨后的寧靜。

我是懷著復雜的心情而來,邁著追尋的腳步前來。很多人都和我一樣,不是來看壯麗的風光,而是為了尋找一種寄托。因為周莊,“竟能把偌大一個世界的生僻角落,變成人人心中的故鄉”。

“日暮鄉關何處是,煙波江上使人愁?!?我后悔沒有買回《故鄉的回憶》那幅復制品:斑剝的青灰色像清晨的殘夢,交錯的雙橋堅致而又蒼老,沒有比這個圖像更能概括江南小鎮的了,也沒有比這樣的江南小鎮更能象征故鄉的了。

“沉甸甸的石頭,靜謐謐的水,老老的房子住過誰?夕陽相隨,漁家早回,橋邊小船無人陪。獨舉杯,斟滿天上月光輝,欲心醉卻先碎。何時能相會,何日可面對?人,無法睡,一夜相思淚?!?/p>

我知道,即使睡著了,肯定要做夢,常常夢到周莊!


Copyright ? 2015 西部散文學會 Power by www.168648.tw
西部散文網版權所有   備案:蒙ICP備17001027號
技術支持:內蒙古帥杰網絡有限公司
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
地址:鄂爾多斯市東勝區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13384778080
手機:劉志成(西部散文學會主席)13384778080  張帥:15149717177

安徽11选五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