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工作日:9:30-18:30)

在線QQ

客服電話13384778080劉志成:13384778080張彩云:13604770825

會員辦理13384778080

微博西部散文網

您好!歡迎進入西部散文網www.168648.tw.

網站閱讀量:36768348 在線服務 我要投稿 進入首頁
請稍候...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網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網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網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網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網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網

中國西部散文網

>

書籍雜志

>

學會主編書籍

>

正文

鹼畔上的人兒瞭大路/崔子美

作者:崔子美
關鍵詞:鹼畔上的人兒瞭大路
發布時間:2016.02.04

     坐在土窯洞里向外張望,門外盡是馳奔的梁峁,在這樣的環境里過日子,就會感到憋屈,莊戶人家必然滋生熱望,講究起居的細節。除了把鹼畔上的柴火摞整齊,還會種上樹木。暮春時杏花兒開得粉紅妖嬈,給荒涼的山野平添一道新嫩;夏天里,可以坐在樹蔭下納涼,伸手采摘黃玉樣的杏兒,吃一顆便酸去了心火?;蛘咴邴|畔上種了桃樹,秋風一起,果子像鈴鐺,搖出了滿院的聲音。還有,刺槐掛出了一嘟嚕一嘟嚕的白色燈籠,大葉楊樹在風里歡快地長笑不止。

      少年的記憶里,鹼畔就是看風景的最好地方,經常有人坐在樹下。婦女安詳地繡鞋墊,娃娃出神地用眼睛瞄大路上的行人,感覺他們在守望,仿佛會有趕著牲口的遠方親朋踏步而來,或者探親的兒女忽然就笑格盈盈地出現了。大路上未知的內容勾起了莊戶人家的懸念,等待新的故事和新的人物上演??偸?,太陽閃出山梁,就會有人趕著馱了水桶的驢兒,走下鹼畔,彎彎轉轉地下溝里去馱水。上午,壯勞力上山作務莊稼了,老人就坐在樹下,慢慢地抽著煙,守護神似的看護莊院。黃昏時分,鹼畔才見熱鬧,烈日伏過山后,男人女人端了飯碗在鹼畔上吃出一片響聲,觀望村前村后的風景,似乎很舒心,也很安妥,直到月上中天,方散了回窯睡覺。

      爺爺家老窯院的鹼畔比較講究,用河灘的石片規整地砌起來,那些石片一撇一捺,折來折去地十分好看,上面鋪土種植了一排大紅花,整個夏天就會紅彤彤地開放,讓人一看就是務實勤謹之家。在窮鄉僻壤的深山里,爺爺和奶奶恩愛了一輩子,不能下地干活的時候,兩人坐在鹼畔上排遣寂寞。爺爺不抽煙,卻愛喝酒,身邊始終放著一海碗土酒,隔一會兒吱吱地喝一口,微醺了就躺在樹蔭下的毛氈上小睡。這時候,奶奶拉過一件棉襖蓋在爺爺身上,軟軟地罵一句:喝不夠的酒鬼。又低頭一節又一節地串豆角。有天傍晚,爺爺從毛氈上醒來,起身看過菜園子,又到羊圈看過木柵欄里的羊兒,回窯里往被子上一靠,就過世了。奶奶搖了幾次爺爺身子,用手在腳腕一摸,親切地罵:你個老東西,不等我就走了。家里人大驚,哭聲頓起,奶奶從容地把一串鑰匙從懷里掏出來,往大兒媳手里一放,說:以后你去掌管吧。她指使兒子兒媳料理喪事,等把爺爺的壽衣穿好,放在地下的干草上,記起奶奶還沒吃飯,再看奶奶,她枕著爺爺的棉襖不會說話了,家人又叫又搖,奶奶只是耷拉著眼睛送氣。一家人急得團團轉。在那個遠天遠地,沒有醫藥的村莊,迷信神鬼是解決災難的唯一方法。幾個叔伯跪在黑糊糊的鹼畔上,點香燒裱,對著星空歃血祈求,每人給奶奶捐出十年陽壽,請求上蒼讓奶奶再活四十年,可惜,奶奶還是走了。隔著半個多世紀的歲月去琢磨,我大為感動和震動,盡管叔伯們愚昧,卻敢于消減自己的生命,真的需要勇氣和赤誠,這無疑算得上是一種無私,值得敬佩和尊重。

     村人都說,他們倆感情深厚,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卻在同年同月同日死,是真夫妻。爺爺奶奶勞苦功高,從毛烏素沙地拖兒帶女,一路逃荒,女換田地才得以落腳,繁衍了一大家子人。兒孫們感恩,喪事就格外隆重,請了七八個紙火匠人,做了半個月紙火。出殯那天,前后嶺上來了幾百人幫忙,只見幡竿和開頭的紙火已經上了對面山梁,最后的紙人紙馬才剛從鹼畔上拿起。葬禮后,酬謝賓客的筵席擺了三天,好比熱鬧的集市。

      由此,我想到了外婆,她老人家一輩子都沒有離開陜北四十里鋪的滿堂川,那兒的莊戶人家講究,把家里家外收拾得干凈清爽,鍋臺和水缸锃亮鑒人,哪怕是穿一件舊衣服也能精神齊整。家家戶戶的鹼畔一律用青石條砌起來,院子面臨大路,路上絡繹不絕的商旅和行人,是他們看不完的風景。

      趕牲靈漢子的民歌一路唱過來,又豪放地遠去。來來往往,打尖歇店,青年男女的眼睛里就碰出了火花,凄婉哀怨的民歌在鹼畔上生長:“走頭頭的騾子喲三盞盞燈、大路上的那個鈴子呀哇哇的聲轅你若是我的哥哥喲招一招手、你若不是我的哥哥走你的路”“太陽落山羊進圈,為看哥哥鹼畔上站轅竹籃擔水兩頭空,十回照你九回空”“遠遠瞭見好像是個你,恨不得插上翅膀飛轅羊肚子手巾脖頸上圍,不是哥哥他能是誰?”

      三哥哥和四妹子的愛在歌聲里,掙脫了封建束縛,走到了一起,成為陜北民歌的經典,跨越世紀傳唱到了今天。在那個媒婆吃香的年月,愛的自由只屬于眼睛,還不屬于現實的時候,他們像兩只小鳥掙脫了羈絆,飛到一起,愛得燦爛而美麗。

      外婆從小到外爺家里做童養媳,掙扎了一生,和那里的其他許多女人一樣,受氣忍辱一輩子、累死累活一輩子、寒苦窮困一輩子,最舒心的時候就是可以坐在鹼畔上,一邊做針線,一邊望風景。如果可能,就是和村里的其他女人相互傾吐委屈,發泄心里的郁悶。外婆死的時候很孤獨,坐在鹼畔上就咽了氣,稀疏的白發在夕陽下銀白發亮,月上中天時變得慘白,佝僂著身子仿佛打盹。外婆一輩子都在守望,兒子在抗戰前線打仗,永無音訊;女兒遠在異鄉遭受政治迫害。直到大限來臨的那一天,外婆還在堅定地守望,守望兒女,守望下一輩子嫁個好丈夫,守望成了一尊枯瘦的雕塑。想到這些,我心里極為酸楚,木木地站在鹼畔下,觸摸那個年月帶給生命的傷害。

      經歷了許多事情,明白了生的歡樂和死的艱難。鹼畔是一個人的起點,也是一個人的終點。出生下來,村里人熱熱鬧鬧地走上鹼畔,祝賀嬰兒的滿月之喜,吹鼓手坐在鹼畔上奏出笑聲般的曲牌,主人在院子里擺席設宴,好不高興。孩子長大成人了,在嫁娶的儀式上,請來助興的吹鼓手依然坐在鹼畔上吹吹打打,制造歡喜的氣氛。人老了,鹼畔就成了唯一可以瞭望世界的地方,靠著回憶和羨慕打發余生,死了,入殮的棺木擺在院子里,吹鼓手還是坐在鹼畔上奏著哀哀婉婉、如泣如訴的旋律,直到把死者引領著埋入山上的墳塋。

      在偏遠的深山,我曾目睹過老兩口為了孫子的慢性疾病康復,早晚之間,雙手舉著一把香火,跪在鹼畔上向虛空的神靈祈禱,天天如此行跪禮,要四十九天。我也見過顫顫巍巍的母親,站在鹼畔上,目送探親返程的兒孫越走越遠的背影,滾落了難舍的淚水。也許這是生前最后的一次送別,也許就是骨肉間的永訣,此刻,孩子們少小時的情景是否會像洪水一樣泛濫心頭?人的親情,有時像千年大樹的根,牢牢扎地,颶風難撼。有時感覺它像脆弱的瓷碗,一不小心呵護,就會失手掉在地下破得粉碎。

      路過鄉村鹼畔,我總愛觀望坐著的老人,從他們臉上備受苦難的皺紋里,感受他們的幸福與孤苦、寂寞和安詳。大多數的時候,他們給我一個善良的微笑,我知道,他們都在為兒女活著,堅定地為兒女們的奮斗活著,和院子里的狗為伴,忠誠地看護著家,看護著屬于自己最后的日子。

     選自崔子美散文集《瑞雪紅彩子》


Copyright ? 2015 西部散文學會 Power by www.168648.tw
西部散文網版權所有   備案:蒙ICP備17001027號
技術支持:內蒙古帥杰網絡有限公司
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
地址:鄂爾多斯市東勝區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13384778080
手機:劉志成(西部散文學會主席)13384778080  張帥:15149717177

安徽11选五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