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工作日:9:30-18:30)

在線QQ

客服電話13384778080劉志成:13384778080張彩云:13604770825

會員辦理13384778080

微博西部散文網

您好!歡迎進入西部散文網www.168648.tw.

網站閱讀量:36768220 在線服務 我要投稿 進入首頁
請稍候...
  • 第十屆中國西部散文節暨聚壽
  • 第十一屆中國西部散文節在青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為獲獎作家
  • 第五屆西部散文學會貴州高峰
  • 貴州創作基地授牌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云南牟定縣

陜北女子(高寶軍)

點擊率:19548
發布時間:2016.06.12

在陜北,到處都能看見俊女子。村口路畔上,街頭巷尾間,你會看到她們一個個婷婷身材幽幽發,白生生臉蛋齊齊的牙,紅頭繩辮梢上扎,毛簌簌眼睛會說話。不要說集頭廟會、秧歌場上、紅白事情上那些經過精心打扮的女子了,就是那些山上攔羊的、溝里放牛的、田間抓糞的、坡底割草的女子們,也都俊格旦旦、白格生生、水格靈靈地惹人喜歡。

正是這些漂亮、溫柔、精明、能干的陜北女子,才吸引牽掛著陜北高原上的男人們,寧愿在黃土地上刨挖一輩子,也不愿意離開半步。

陜北女子之美,美在她們的容貌長相。主要表現在三個方面,一是身材好,二是皮膚好,三是氣度好。

陜北女子身材好,腰長、腿長、胳膊長,個個都是美人坯子。這既有遺傳基因的優勢,也有有氧運動的因素。首先,陜北地處游牧區和農耕區的交匯處,歷史上戰亂不斷、移民頻繁,有好些民族就消失在這個地方,因此在人種上有優勢。其次,陜北是山區,出門就爬山,抬腿就翻溝,這些女子們從小在山上玩耍,大了在山上干活,一天二十四小時,三分之二的時間都在做有氧運動,身材能不好嗎?

陜北女子的皮膚好,紅是紅,白是白;紅得美麗,白得干凈。這和水土有關系。這里人常年喝的是山泉水,成天吃的是新鮮糧,且粗糧多、細糧少,蔬菜多、肉食少,符合保健美容要求,皮膚自然就好了。

至于氣度,那是她們從小開始就接受傳統教育的結果。陜北是一個封閉保守的地方,封建傳統的禮教深深扎根于人們心中。女孩子12歲之后,就要和男孩子們拉開距離。一過14歲,父母對她們的管教就更加嚴格了,要她們坐有坐相,站有站樣,睡覺有睡覺的姿勢,說話有說話的分寸。坐著時不能大叉開腿,吃飯時不能在盤子面前坐,端碗時不能把碗底坐實在手掌里,喝湯時不能噙著碗邊大口喝,稍有不對,父母就會訓斥她沒有穩重氣。外面有人喊她們家的人,只要還有男性在,就不能去答應;就是沒有男性在,也不能馬上就去答應,更不能飛奔著出去。不然,父母就會指責她瘋張鼓搗。無論多開心,都不能大笑,只能抿著嘴兒笑,稍有不對,人們就會說:“女子家,大聲二氣笑什么?”這些雖然都是舊時的做法,現在改變了許多,但它是陜北女子的文化背景,深深地滲透到她的骨頭里、意識中,繼而形成她們人生的底色,影響著她們的方方面面。

陜北女子美,美在她們的含蓄沉穩。有十分能耐,最多說五分,有時連一分也不說,硬是把自己往低處說。明明精精明明,眼睛會說話的女子,你問她什么,她都會說“不曉得”、“解不下”、“我憨著呢”;明明擁有許多東西,她偏說“一絲絲”、“一點點”、“一滿不多多”;明明生得俊,別人一夸就反駁:“快不要笑話了”,那聲調、情態,更顯得淳樸、可愛。

見了熟人,總是問寒問暖,端茶遞水,但除過客套,并不多言,顯得中規中矩;見了生人,臉定得平丹丹的,既不冷漠,也不輕佻,看了讓人敬佩。在家中,她們敬大的、讓小的,避大事、了小事,竭力維護家庭和諧。特別是有了嫂子的女子,說話處事更加謹慎。母親和嫂嫂有了矛盾,她定是中間的調解人,千方百計化解,事事處處用心,常常力挽狂瀾,但有功不居,害怕落下女子當家的名聲。

陜北女子美,美在她們的勤勞能干。陜北的女子們多數不念書,母親從小就給她們進行嚴格的女工訓練。稍大一點,她們就開始幫母親干活,洗碗做飯,喂豬掃院,擔水捻線,縫新補爛,哪里有活哪里上,什么需要干什么。每天夜里,父親和哥哥、弟弟都睡了,她還和母親就著油燈做針線;早晨,男的還睡著,她們就和母親一塊起來摟柴掏灰,開始做飯。那些在兄弟姐妹中最大的女子,除了要幫母親料理家務外,還要幫父親忙地里的活,里里外外就是一個扛硬勞力。

由于從小就受苦,天天在鍛煉,從而地里的鋤摟碾打樣樣都會,家務的針線茶飯件件精通。農行里,她們是“田把式”;灶房間,她們是好廚師;做針線,她們是藝術家。她們繡出的鞋墊花,做下的茶飯香,縫做的衣裳可身,剪成的窗花形象。做女子時,為了不給家里增添負擔,攔羊放牛就捎帶著撿麥穗、挖藥材,趕集時把這些東西換成錢,扯上些花布,買上些花線,然后剪呀、繡呀,直到出嫁時才把一雙雙新布鞋、花鞋墊拿出來,作為見婆家人的禮物讓人們評判她的手藝。當了媳婦,她們不管多苦多累,也要讓男人穿得體體面面,她們認為男人的穿戴如何代表著婆姨的手藝好壞。

陜北女子美,美在她們的忍辱豁達。女孩子小小的就許配了人家,嫁給誰,主要由家長或家族決定,本人很少有發言權,但她們不抱怨父母干涉了自己的婚姻。盡管她們的愛情多數不如人意,只要嫁給了誰,就死心塌地跟誰過,“活著是人家的人,死了是人家的鬼”。在她們的意識里,婚姻是命運安排的,環境不給她們幸福,她們自己創造幸福。她們不計較曾經的夢想,不在乎丈夫的好壞,只是默默地面對,偷偷地流淚,暗暗地祈禱,但見人總是一副笑臉,看了讓人“心疼”。

盡管她們有很多不幸,但她們豁達開朗。開心時,她們總愛悄悄地咂摸,慢慢地體味,那幸福的神情令人陶醉,但人們永遠不會知道她因為什么而幸福,那是她們心中的小秘密,永遠的小秘密。她們愛笑,梳妝時,對著鏡子微笑;洗衣時,看著倒影暗笑;尤其是和伙伴們在一起時,那笑聲更是動人了。頭發亂了,笑;頭發梳起,也笑;跌倒了,笑;爬起來,也笑;看見花也笑,草也笑,狗伸懶腰牛反芻,看見什么都能笑得“咕丹丹”的。她們愛唱歌,高興時唱,悲痛時唱,地里勞動時唱,伙伴湊在一塊時也唱。她們的情感、俊美、靈秀、纏綿、愛憎……在這一嗓子信天游中表達得淋漓盡致。她們的歌聲,讓這塊貧瘠的土地不再荒涼,讓這個封閉落后的地方成了信天游的海洋。

陜北女子樣樣都好,只有一樣不好,那就是命苦??嗑涂嘣谒齻兪桥?,不是男的。陜北人重男輕女,從骨子里把女子不當家里人看待。家里無論有多少女兒,只要沒有兒子,就會被看成“絕戶”。計劃生育政策推行后,殘害女嬰的丑惡現象屢見不鮮。有通過B超看的,發現胎兒是女的,立即“打掉”;即便生下來,也想辦法送人,不讓她們占去生育指標。家里無論有多少財產,不管在積累這些財產時女兒有多大貢獻,分家時都沒有她們的份兒。按照國家法律和政策,女子是可以把丈夫“娶”過來的,但是很少有人這樣做,阻力來自傳統勢力的抵制。在這種勢力的壓迫下,很少有男子愿意上女家的門,敢來的都是那些找不到媳婦的殘疾人或者光棍漢,女子們要走這條路,必須做出巨大的犧牲。

改革開放后的一段時間,包辦婚姻在陜北仍然存在。在許多男子找不到媳婦的情況下,有哥哥、弟弟的女子們便又成了犧牲的對象,要么以彩禮多少為取舍標準,顧不了男方本人的條件,只為得錢給兄弟們娶媳婦;有的甚至“換親”,把女子的婚姻和兄弟的婚姻捆在一起,“一攬子”解決。一首陜北民歌里唱道:“六月里黃河冰不化,扭著我成親是我大;五谷里數不過豌豆兒圓,人里頭數不過女兒可憐?!边@是由陜北女子的血淚凝成的,它是陜北女子的集體心聲。

如今,隨著陜北能源化工的開發和經濟社會的發展,陜北人不再過那種苦焦的生活了,陜北女子的地位也自然而然提高了,和全國各地的女子一樣有了自己的幸福生活,只有一點不同處,那就是陜北女子的漂亮、淳樸、善良、穩重、精明、能干。這樣的女子,你能不喜歡嗎?這樣的女子給你做媳婦,美不死你才怪呢。

陜北女子喲,你永遠讓人欣賞不夠,敬佩不夠,心疼不夠。



陜北老漢


陜北老漢都是些人精,年齡不同,“精”的方式和內容也不同。

五十歲的老漢,精于現實。種子什么時候下,莊稼什么時間收,什么山頭種什么,都能說得頭頭是道;豬看脊梁肉,??春蟛垩?,騾馬只看兩步走,看一眼就入骨三分。六十歲的老漢,精于人事,半個縣的戶族,誰家門路高,誰家根底差,誰家祖宗當過官,誰家先人打過磚,他們了如指掌;方圓幾十里的人,小時候的奇聞,大了后的作為,興盛時的氣派,倒霉時的可憐,甚至舅家何處,妻家何地,親家何人,他們如數家珍。七十多歲的老漢精于政治。從三皇五帝到唐宋元明,無所不談;從李自成到毛澤東,細細評論。知識來源雖然單一,不是聽書匠說的,就是聽戲里唱的;但自信程度十分驚人,“要知朝中事,深山問農人”,“書文上說的能有錯?”八十歲的老漢醉心哲學,耳雖不聰,心口互問;眼雖昏花,傲視蒼生。面對勃生春草,就說秋風無情;面對天真小兒,總講大智若愚;稱妙齡女郎為“水泡棗”;說恩愛夫妻有“前世仇”。年輕人說他們“腦子有病”,他們自稱“高人無朋”。

陜北老漢都很有城府,哈著腰身走路,瞇著眼睛看人?!氨成媳硞€鏵,胸前掛個鼓”,無論什么事都要“劃一劃,估一估”。具體表現因窮富智拙而各不相同:窮老漢剛正,“三天沒吃飯,還裝成個賣米漢”;富老漢藏鋒,“穿得爛,走得慢,腰里的票票常不斷”;能老漢和氣,你說什么,他聽什么,聽一句三點頭。人總以為他是個“憨憨”,吃了虧后才知道他的厲害;笨老漢霸氣,你說半天他不答,一開口就會氣你一“跟頭”,說出的話能“毒”死蒼蠅。

陜北老漢勤快,年輕時勤快的,老了照樣地勤快;年輕時懶惰的,老了反常地勤快。身體好的上山干活,砍柴、鋤地、濾糞、放羊,什么都能“拿起放下”;腰腿差的做輔助性營生,拾糞、照場、務菜、攔牛,一刻也不愿“消?!?;老得下不了鹼畔的,就一遍又一遍地掃院,不僅是為了院子干凈,更為表現自己生命力的強盛;癱得下不了炕的,也不肯閑著,不是剝玉米,就是搓麻繩,一邊給孫子看孩子,一邊幫兒子捻毛線,誰讓他做營生,他就看見誰“眼明”。

陜北老漢的勤快,表現在時時處處。天晴時干活,下雨時也干活;在家時做營生,出了門還做營生;給自家干活賣力,給別人干活照樣賣力;高興時干活地道,惆悵時干活仍然地道。假如兩個老漢正干活時吵了起來,吵得越兇,活干得越緊,嘴里“親娘祖宗”地罵,手里一絲不茍地干。即便相互有過節的老漢,平時不搭話,但見對方干的活需要幫助時,也會挺身而上,活干完了,照樣誰也不理誰。

上了九十歲的老漢愛獨處。天氣暖和的時候,他們會坐在對面的山坡上,靜靜地看村子。一家挨著一家地看,先看舊窯洞,后看新窯洞;先看物,后看人;一邊看,一邊回憶這家人早年時的情景??匆魂?,嘆息半天,嘴里念叨著一些年輕人陌生的名字??吹阶约杭視r尤其認真,每一個山坡上都有他們的記憶,每一孔窯洞、每一架門窗,甚至每一把農具都有他們的辛酸,看著、看著就不由得老淚縱橫??赐甏遄雍?,他們會轉著腦袋在山頭上掃視,瞇了眼睛尋找墳頭,找到一個,就定定地看半天,想半天。和他們熟悉的活人越來越少,讓他們牽掛的墳頭越來越多。最后,他們會把目光定格在自己將要去的那塊墳地上,上面是他們父母,兩側是他們早去了的哥哥或者弟弟,往事一齊涌入腦海,他們的眼睛卻一片空闊。他們最害怕看到的是自己子孫的墳頭,但是那些墳頭總是往眼里鉆,這時候,他們會匆匆逃離,咬緊牙關不讓自己哭出聲來。

冬天,他們會蹲在陽崖根,半閉著眼睛抽煙。一邊抽一邊點盹,口水流出來,一頭掛在胡茬上,一頭落在衣襟上,發出晶晶亮光。村里的陽崖根總是有限,因此,總是有幾個老漢一塊蹲著,一字排開,中間留有間隔,誰也不挨誰,相互間很少說話,各坐各的位置,各想各的心思。除問路的人或者叫他們回家吃飯的孩子,很少有人和他們搭話,因此十分地安靜。只有幾只雞在他們腳下覓食,一群麻雀在他們背靠的土崖上低語。這些活物也不是沖他們來的,是沖著冬日難得的陽光來的。夏天,他們會躺在樹蔭下乘涼,大都光著脊背,高挽著褲腿。躺累了,起來抽一鍋子旱煙,然后接著躺。直到夕陽鉆進了西山,遠山傳來了暮歸的羊咩牛哞,他們才站起身子,旱煙鍋子往腰帶上一別,拍兩把褲子上的黃土,操起家什給牲口上草,給羔羊拌料。

陜北老漢好客,越老越稀罕人。他們平時很少說話,一來客人,他們就高興得不得了。他們把兒子孫子孝敬他的好酒拿出來讓客人喝,把女子女婿送給他的好煙遞過去讓客人嘗,口頭上說娃娃們給他買的,他解不下這東西瞎好,其實是變相的夸兒孫。一旦拉開話題,他們的話頭就多了起來,沒完沒了地打問張家的老頭是否還健在?李家的大娘子女孝順不?先問村里的,再問親戚的,然后問鄰村的;認識的要問,聽說過的也要問。直到兒孫們感到他們的話太多了出面攔擋,才能收住“話匣子”。特別是聽說哪一個人死了,就會發一陣呆,嘴里總是念叨著:這個人沒壽長,那個人沒享福??腿俗邥r,他們總要送出村口,送上山峁,一遍一遍地叮囑以后一定再來。

陜北老漢一個不好的共同特點,就是愛管閑事。張家耕地沒犁通,李家田苗沒留勻,左鄰過年沒掛燈,右舍清明沒上墳,他們都要指手畫腳;誰家的兒媳不孝順,誰家的女子不穩重,誰家的兒子不勤奮,誰家的孫子不務正,他們總會出面干涉。至于在家里,那就更管得多了。他們管大兒家柴草垛得亂,二兒家驢棚沒墊圈,三兒家幾天不掃院,四兒家菜園沒有灌;嫌大兒媳炒菜費了油,二兒媳做面少了醋,三女子裁衣耗了布,碎女子點燈不省油。為了管閑事,他們經常遭受鄰家的搶白,子女的頂撞,特別是兒媳婦甩盆子摜碗地掄達,指桑罵槐地挖苦,使他們吃過不少啞巴虧。但他們過后了仍然要說,繼續要管,總是覺得別人不如自己。

和陜北老漢最有感情的,就是他們的孫子。在他們眼里,誰也沒有孫子親;他們誰也不怕,就是怕孫子。孫子高興了他們就高興,孫子愁苦了他們就愁苦。逢集趕會,他們總要給孫子帶點洋糖餅干;“打平伙”吃肉,他也只吃一半,一半留給孫子;和兒子兒媳鬧別扭,只要孫子出面,保證矛盾就地化解;誰要是欺負了他們的孫子,他們就和誰拼老命;就是臨終咽氣的那一刻,他們也想最后再看孫子一眼。一有閑時間,他們總愛給孫子們講自己的過去。講他們苦難時吞過糠、咽過菜,當過長工去還債,走過西口出過塞,背井離鄉當乞丐;輝煌時當過兵、打過仗,戰爭年代入的黨,見過領袖毛主席,進過人民大會堂;當娃娃時怎樣在瓜地偷西瓜,如何在河灘捉“王八”,多少次給王麻子使過壞,多少回差點氣死張巫神;當小伙子時一天能走百余里路程,一夜睡過兩三個女人,一頓能吃半升米的糕面,一背背過四百斤的磨盤。不管這些故事講了多少遍,他們還是一遍又一遍地重復著,生怕孫子們記不住。

這就是陜北老漢,他們每個人都有一段令人無限感嘆的經歷,每一段經歷都是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。


選自2009年第6期《十月》

Copyright ? 2015 西部散文學會 Power by www.168648.tw
西部散文網版權所有   備案:蒙ICP備17001027號
技術支持:內蒙古帥杰網絡有限公司
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
地址:鄂爾多斯市東勝區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13384778080
手機:劉志成(西部散文學會主席)13384778080  張帥:15149717177

安徽11选五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