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工作日:9:30-18:30)

在線QQ

客服電話13384778080劉志成:13384778080張彩云:13604770825

會員辦理13384778080

微博西部散文網

您好!歡迎進入西部散文網www.168648.tw.

網站閱讀量:36768448 在線服務 我要投稿 進入首頁
請稍候...
  • 第十屆中國西部散文節暨聚壽
  • 第十一屆中國西部散文節在青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為獲獎作家
  • 第五屆西部散文學會貴州高峰
  • 貴州創作基地授牌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云南牟定縣

草木圖(高寶軍)

點擊率:19674
發布時間:2016.06.14

高寶軍


草木圖


  地有溝、梁、峁,木分喬、灌、草。陜北屬干旱地區,但草木品種卻為少巴數不少。栽植為樹,自生為木;種養成禾,天生成草。昔日陜北多荒山,皆因樹少于木,禾少于草;如今陜北成綠洲,樹木正成林,遍地有芳草,樹多莊稼少。但要說清這些草木也不容易:質分草本與木本,源分種植和自生;形有高低之差,貌有美丑之別;桿有直曲,枝有繁疏,葉有圓長,根有粗細,花有千色,籽有萬種。且,有的昂首向上,直指云天;有的匍匐在地,見縫扎根。林林總總,形形色色,斑駁陸離,蔚為大觀,一時竟不知從何說起。好在“千只有頭,百只有尾”,知道的就說,不知的就罷,清楚的說詳說細,模糊的從簡從略,不是夸見多識廣,只為這草木芳香!

  陜北樹,柳為首。柳分三種,一為砍頭柳,一為自生柳,一為臥柳??愁^柳是栽植木,自生柳是野生木,臥柳則為灌木??愁^柳喜濕愛水逐陰涼,多生在河岸邊、水渠旁;自生柳耐瘠抗旱愛出奇,總長在懸崖上、石縫里;臥柳則不同,喜歡向陽潮濕地,多在有濕地的陽旮旯;單獨不肯長,群生才茂盛??愁^柳樹型大:下面為樁,上面為椽,樁為一體,矮而壯,椽有多根,頎且長;樁態敦厚,一如巨熊蹲馬步,椽態飄逸,半似群鹿伸長頸;樁像一口鐵鐘穩坐地,椽像無數健臂亂指天。自生柳模樣怪:根生石縫中,沿壁往上長,細處像羊腸,粗處如蛇結,主根像動脈,毛根如蛛網;根結最大處,才有樹樁出。樹樁如人膊,隨境彎曲生,盤旋多勁力,伸展有怒氣,時如蛇弓腰,時如蟒盤身;干枝渾身長,莖葉遍體生。臥柳成叢生,模樣長得?。焊缧×鴺?,深在黃土中;無干只有枝,通體無旁生;形如箭桿直,色呈綠泛紅;叢是半圓形,枝向四處伸??愁^柳是陜北的主要木材:樁能解板,板能修門、修楣、修箱柜;椽破為條,條能做窗、做欞、撐窯穹。臥柳是農家的編織材料,帶皮可編籠、編筐、編糧囤;脫皮能纏笸籮、絞簸箕。自生柳無人用過,不是不想用,而是攀不上、夠不著;人們嘆它自生自滅,它笑人們忙死忙活??愁^柳好栽難活,茂騰騰活了三兩年說死就死了,像一個“心里黑”的女人;自生柳不栽自活,生于艱難,長于艱難,但就是不怕艱難,像一個獨行俠客;臥柳好栽也好活,只是地塊難找:總是向陽處不潮濕,潮濕處不向陽,它用挑剔限制了自己的發展,總處在生死存亡的邊緣??愁^柳有名,因為它頭如韭菜:不砍不生,越砍越生;砍頭不要緊,來年照樣生;砍一次粗幾寸,砍一茬多幾根。自生柳有名,因為它的頑強和孤傲:逼不服、網不住、打不死;不怕天、不怕地、不怕人;寧吃千般苦,不受一點氣。臥柳活著時名不大,知道的人很少;死后名不小,幾乎人人都認識;可嘆的是,只知笸籮、簸箕的實用,不知臥柳的英俊瀟灑。陜北也有垂柳,但多在城市里、景觀中,此物生性婀娜,楚楚依人,   舉止輕浮,愛招浪蝶,一招一式與陜北的大氣不符、雄氣不配,因此一提而過,不去多說。

  陜北多椿樹,味有香臭之分,種有植野之別。香椿稀少,不去說它,只說臭椿一類。栽植的臭椿多在展地,山峁上有,溝臺里有,庭院中也有;野生的臭椿多在崖畔,荒山中叢生,地畔上野長,懸崖上倒吊。栽植的臭椿軀干壯、冠蓋大、表皮光滑,一棵能蔭蒙一片地;野生的臭椿軀干細、冠蓋小、表面上長滿了疙瘩,幾十根才能扎成一捆。栽植的臭椿干上生枝,枝上分杈,杈上抽條,條上長葉,葉底開花,花籽一體,形如串串金錢凌空吊;野生的臭椿穿地伸根,根上抽條,條上長葉,無籽無花,只生些絳紅色骨朵,狀似顆顆惡瘡遍體生。栽植的臭椿用途廣,桿能解板,板為上好木料,且板上紋路清晰,有天然的美麗;冠能遮烈日、擋雨雪、架鳥巢、做柴火,有說不完的用處。野生的臭椿則只能固泥土、增植被、當柴燒,之外少有它用。栽植的臭椿落葉快,帶它走的是第一場寒風;野生的臭椿生芽早,催生它的為第一場春雨。

  榆樹也分兩種:家榆和野榆。家榆棵生,為喬木;野榆叢生,為灌木。家榆為陜北標志性樹種;野榆總長在崖畔、草叢,是世上最低調的草木。家榆先開花后長葉,花為榆錢,是陜北最好的山珍;野榆無花無葉,只抽枝條,枝條優雅而精干。家榆性恝,表層多褶皺,里邊有真皮,真皮堅滑,晾干研面是綠色的食品添加劑,能增加面條的筋道;木料密度大,耐漚耐潮,打成家具歷百年而不爛。野榆性柔,編出筐是上好的筐,經久耐用;編成囤是最好的囤,能幾代傳承。家榆壽長,總是先人栽植子孫受益,越老越顯出金貴;野榆命短,多為春生秋伐,一老就失去柔潤,只能作為柴火。

  陜北有槐,槐分三種:國槐,洋槐,紫穗槐。國槐是最古老的樹種,遠追堯舜,親歷商周,秦皇漢武,唐宗宋祖全識遍,真可謂傳奇高古;洋槐為舶來品,源自北美,跨海東行入歐洲,然后出地中海、紅海,越印度洋、太平洋,穿蘇伊士、馬六甲,在膠州灣登陸,于1898年進入山東,建國后傳人陜北,稱得上萬里來朝;紫穗槐為灌木,原產美國,作為水土保持良品引入陜北,時間約在上世紀50年代末期。國槐干壯冠大,灑脫干練,有君子之風,有詩情畫意,以典雅飄逸著稱;洋槐干直枝亂,形象丑陋,渾身長刺,有小人之智,能隨遇而安,以生長迅速出名;紫穗槐叢生,莖紅葉綠,繁茂喧騰,耐堿、耐沙、耐熱、耐寒、耐貧、耐瘠,無論什么地方都能落地生根,以抗風固沙、保持水土為能。二種槐都開花,且花形相近,都呈串狀,但顏色不一,姿狀不同。國槐和洋槐花都為白色,紫穗槐花為絳色;國槐和洋槐花串累累下垂,類于葡萄;紫穗槐花串直直上伸,形如怒指。國槐花蕾俗稱槐米,性涼味苦,能清熱涼血、清肝瀉火,是重要的中藥材;洋槐花綿軟甘甜,拌面蒸熟為上好食品;紫穗槐花雖美,但不可食,“可遠觀而不可褻玩也”。三種槐都生莢,莢都像豆角,但差別仍然明顯:國槐之莢胖如春蠶,紫穗之莢瘦如窮漢,洋槐之莢癟如煙鬼。國槐木質最好,質堅紋細密度大,耐熱耐潮耐久長,陜北人愛用他作棺木,與人長眠;洋槐木質差,纖維粗,排列亂,局部犟而硬,全局僵且散,著斧夾斧,著鋸壞鋸,可謂百事不成,只適宜栽電桿,和風雨共處;紫穗槐枝條脆,鮮活時能編筐,但只宜編大筐,不宜編小筐,一小就折,放干后,什么筐也編不成,只能當柴燒,在烈焰中升天。國槐以長壽著名,千年以上的偶見,千年以內的能見,百年以上的多見,三五十年的比比皆是;洋槐以普及著名,山梁上有,溝渠里有,村道旁有,鹼洼上有,一栽就活,不栽也活,種子落地處,根須游走處都能活;紫穗槐以俠義著名,哪里貧瘠那里扎根,哪里艱苦那里安家,不但不傷地還養地,能把薄地養厚,厚地養肥,肥地養出“油”。

  陜北有棗,天下聞名。棗有兩種,大棗和酸棗。大棗人栽植,酸棗天生成。大棗擇地生,果實最好的出在黃河畔,后退五里則品減三分,后退十里則質次五分,后退五十里就品質全變,兩者不可同日而語了。酸棗隨地變,地塊不同果實顏色、味道就會不同:向陽處淺紅,背陰處深紅;近山處味濃,近水處味淡;高山上的酸中帶甜,深溝里的甜中有酸;無論生在哪里,只有兩種味道:一種是甜格滋滋酸,另一種是酸不溜溜甜。大棗樹其貌不揚,皮如鯊魚背,枝像夜叉角,葉比拇指小,花比小米大;四五月里還不出葉子,北風一吹就變成“光頭”;明明活著看上去就像死了,明明年輕看上去就像老了。樹貌和果實的反差巨大,好像母夜叉生了個天仙女;春冬和秋夏對比強烈,好像黑格樁變成了紅珊瑚。酸棗樹相貌猙獰,渾身長長刺,刺根生彎鉤;刺體呈蛇青,刺尖頂血紅;刺利如箭頭,鉤險似蝎尾;生在平地上的光長刺不結果,生在崖壁上的果實多葉子少。樹貌和果實的反差更大,好像蛇肚子里剝出了彌勒豆;春冬和秋夏對比更強,好像燒焦了木棍上開鮮花。大棗是個寶:能食用,能入藥;鮮時脆又甜,干了甜又香;一能補脾胃,二能滋陰血;酸棗也是個寶:肉能養肝,仁能寧心,皮能安神,根能斂汗;鮮吃時滿口生津,干吃時最能解饞。小娃娃最愛它:吃著玩,玩著吃,高興得又玩又吃;懷孕婦女更愛它:酸得發笑,笑得發酸,說不出的酸酸甜甜。大棗木質硬但性躁,見風就裂,一裂就炸,雖然塊頭不小但用處不大,只配做門檻和鍘墩;酸棗木質硬性柔,用倒是好用,可惜塊頭太小,只能做連枷骨子和搗蒜錘子。

  紅柳耐瘠薄,人稱其“怪樹”。干為紅棕色,葉似針形狀,花是紫紅色,形如紫穗槐。春生芽,夏茂盛,秋落葉,冬枯死,一年一個輪回;幼年為灌木,成材為小喬,兩季一個名稱。紅柳好栽種:一根成木剁幾段,釘人地里就生根;紅柳不擇地:崖壁上橫著生,坡畔上豎著長;紅柳好撫養:水分天上取,營養地里尋,一切靠自己,絕不麻煩人;紅柳性頑強:砍頭只當風吹帽,一場好雨又新生。紅柳是防風固沙的英雄樹:單株一面盾,成群一堵墻,黃沙襲來以身擋,洪水發時用根攔;紅柳是環境氣候的“調解器”:吞進鹽堿難言苦,吐出清新縷縷香;紅柳是農民群眾的“好朋友”:干可當椽,枝能編筐,根結多神韻,一雕勝天然。

陜北還有許多樹木,喬木如:楊樹、家桃、山桃、桃李子,家杏、山杏、轉季紅,金梨、夏梨、鴨蛋梨;灌木如:檸條、沙棘、圪羝梢,蛇床,馬茹,枸杞子,木瓜、五加、狼牙刺;可以說數不勝數,無法枚舉,暫且不說,下面說草。

  陜北多蒿,分黃蒿、籽蒿、臭蒿和艾蒿。黃蒿色黃、個大,但體虛身輕,看上去一大捆,扎起來只一小把;籽蒿色青、體瘦,但實在,一株籽蒿至少也能頂上五株黃蒿的分量;臭蒿色鮮、味惡,打老遠就能聞見那股怪氣;艾蒿色灰、味美,鮮時有濃香,干了有清香,燃火有藥香。蒿都有大用,但側重各不同。黃蒿和籽蒿都是好柴火,但黃蒿易燃,適于引火;籽蒿火硬,宜于催熟;臭蒿和艾蒿都有藥味,但臭蒿鮮時味最烈,放在生肉上能避蒼蠅;艾蒿干后氣最濃,點燃了能驅蚊子。黃蒿喜開闊、愛平展,多長在乎坦的坡洼上、撂荒的熟地里;籽蒿耐瘠薄、愛陽光,多生在向陽的陡坡上、陳年的生地中;臭蒿和艾蒿都喜陰涼、愛肥沃,總生在背陰的地畔上、近水的菜地邊和坍塌了的虛土里。黃蒿、臭蒿根須單,但扎得深,最能“拔”地,肥肥的一塊地,一茬黃蒿長過,肥力大減、勁氣半消,因此它們是莊稼漢的死敵。籽蒿根盤大,但扎得淺,不但不“拔”地,還能養地,干巴巴一塊黃泥地,幾代籽蒿長過,生荒就成了熟荒,次地就成了好地。艾蒿根須肥,一提一大團,無論生在多硬的地塊上,根部都是虛的、暄的、溫暖的;無論棵子是死是活,根部都是鮮的、活的、水淋的,上面有許多白芽,像豆芽般豐滿,蔥白般光潔。蒿種不同,采獲時間不同,使用的方法不同。黃蒿、臭蒿、艾蒿都得拔,但黃蒿和臭蒿須在夏天雨后早晨時拔:早晨拔出中午曬,晚上就能當柴燒。拔艾蒿有固定時間,在端午節。陜北有習俗,端午節時家家門楣放艾條,用以避邪;人人身上別艾葉,用以祛??;從此時開始,夜夜窯里點艾繩,用以驅蚊。籽蒿拔不出,得小镢刨。春夏不宜,因為沒長成;最宜深秋或初冬,連根刨出是最好柴火。蒿苗都能人藥,藥名茵陳,能祛瘧清濕;蒿苗都可食用,但須氽水去味,不然臭不可聞。

  陜北草種不少,但名字中帶草字的卻不多,只有白草、菅草和冰草三種。白草根大莖細,多生在背陰的荒坡上;冰草棵大根小,總長在泉眼處、水渠旁;菅草根繁葉小,愛潛入莊稼地里。這三樣都有用處:白草根須能打繩,繩質不好,只能做拉犁的牛繩,使用前還得用水浸泡,不然就散伙了;冰草是找水的向導,哪里有冰草,附近必有水,夏日在山間行走,想喝水先找冰草,十有八九錯不了;菅草根能人藥,涼血止血,疏風利尿。這三樣草都是農家的大害,莊稼的死敵:㈠草和冰草性貪氣橫,進入之地,不但莊稼長不成,別的草也休想活,見木殺木,見禾殺禾;不但能把附近地里的營養吸十,連泥土都能搜去。白草和冰草的根部都有一個小小的土丘,暄虛溫暖,周圍則土色焦黑,瘦能見骨。如果把白草、冰草比作坐地的惡霸,菅草就是明火執仗的強盜:前者只殺害進入它們領地的草木,后者則直接進入莊稼地里侵害。潛入時很難察覺:根須先人,然后迅速擴散;入冬潛入,深達數尺;根網布就,才出莖苗;莖苗纖細,若隱若現。一旦莖苗成熟,一出就是一大片:細如毛發,密不透風;堅如皮條,恝如牛筋;鋤切不進,犁拉不動;只能刨地三尺,逐一搜尋;略有余孽,來年又生;越生越多,越長越繁,能將整片好地毀盡。莊稼人恨其陰毒,稱其為“潘仁美的腸子”,千方百計剿殺,但出力不少,收效不多。只能在每年的三伏天將地深翻暴曬,連續幾年才能奏效。

  陜北的蓬草不多,只有棉蓬和沙蓬兩種。棉蓬生在初夏,長在盛夏,喜歡熟地,多長在小麥地里;麥存時潛伏為苗,麥收后迅速成片。大小如籃球,形狀像燈籠;小時嫩綠,大時褐紅;棵大根細,一拔就起。不長葉子光生籽,籽焦黑細小,比針尖大不了多少。籽能作飼料,也可充災年救命糧食。磨出的面,色如油污,細如膠泥,進口不易,排出更難。吃過此物的老年人,一提棉蓬二字,就面露懼色,閉了眼睛搖頭。沙蓬春生秋熟,喜溫趨陽,多長在莊稼地畔、向陽荒坡。個頭奇大,密度奇低:小的有糞筐大,大的有半人高;蓬松時兩三棵就能占滿一個窯掌,壓實了一整棵還填不滿一個爐坑。嫩時碧綠柔軟,小鳥依人;干了枯黃多刺,桀驁不馴。此物用處不大,無人理會,任憑它自生自滅;無奈它自我感覺良好,最喜隨風張揚。冬日大風,處處可見它的身影:飄山過梁,借風作勢;風高時騰空飛舞,風低就地旋轉;風緊時疾如響箭離弦,風徐時如醉鬼漫舞;有風時灑脫倜儻如當紅影星般張狂,風住了填溝填壑像喪家病犬般可憐。硬要找它的可用之處也許就在這里:借它警世,以它喻人。

  陜北有莠子,莠子分兩種:一種野地生,一種禾中長。野地生的俗稱“貓尾巴”,禾中長的分糜莠和谷莠?!柏埼舶汀焙兔虞加兴?,但穗子大不同:“貓尾巴”穗小,像谷穗,但直立不彎,輕飄飄隨風搖晃。穗上有籽,籽如針尖,有皮無實盡是糠。糜莠也有穗,穗上有皮,里邊無籽,只有一包黑色的粉末。谷莠無穗。者生長環境相似,都在大田中,但品性大不同:“貓尾巴”雖生在莊稼地里,但一眼就能看出是草,容易清除;糜莠和谷莠生在莊稼地里,但不容易辨識。沒抽穗前,它們不但和糜谷的相貌一樣,還長得更油綠、更健壯、更像好苗子,因而更討人們喜歡。因為長得好,人們會間去真苗留下它;因為長得快,得到的水分和養料比真苗還要多;因為長得町愛,人們對它寄托更多更大的希望。直到抽穗時,它才露出真相。盡管它們的秸稈是上好的牲口飼料,但莊稼人對它卻輕蔑有加,罵它們是莊稼中的騙子,草木中的敗類!

  陜北有人工種植的牧草,其中紫花苜蓿最為有名。紫花苜蓿是宿根草,一次種,多年生,壽長五至十年;種在初春和晚秋,收在小滿之后,霜降之前,一年能收三至五茬。頭茬鮮嫩但產量很低,一畝最多能收兩三擔;二茬適中且產量倍增,一畝至少也收六’七擔;三茬最盛,棵大一摟,株高一米,花繁葉茂,密不透風,每畝收一二十擔是平常事,三四十擔也不算太奇怪;三茬之后就是強弩之末,一茬比一茬少,一茬比一茬小,直至完全干枯。苜蓿是最好的飼草,宜豬宜羊宜牛宜驢宜騾宜馬,凡是吃草的牲畜個個喜歡;苜蓿是最有營養的飼草,牛吃了牛健壯,羊吃了羊增肥;豬吃了豬長膘,驢吃了驢“扛硬”,騾馬吃了它,一夜就添精神,總之一句話,誰吃了誰“足勁”!苜蓿長相美,小時如綠玉,裝點得春山翠;大了花如海,引逗得蜂蝶醉。紫色的花,紫色的瓣,紫色的蕊,一片紫氣漫山野;營營的蜂、翩翩的蝶、嘎嘎的山雞、閃電般的兔,無限生機在其中。苜蓿好管理:逢滴種一茬,奉獻十來年;苜蓿味道好:芽時人嘗鮮,干貯畜美糧;苜蓿能肥田:生荒能種熟,瘠地能種肥;苜蓿有奇特:棵為草、根為木,草是多汁多水柔嫩草,木是瓷實精道剛強木。

  陜北的木,有名的不下百十種,種種皆為小傳奇;陜北的草,成形的何止千百樣,樣樣都有大用途。
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選自2010年5期《美文》

Copyright ? 2015 西部散文學會 Power by www.168648.tw
西部散文網版權所有   備案:蒙ICP備17001027號
技術支持:內蒙古帥杰網絡有限公司
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
地址:鄂爾多斯市東勝區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13384778080
手機:劉志成(西部散文學會主席)13384778080  張帥:15149717177

安徽11选五开奖直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