(工作日:9:30-18:30)

在線QQ

客服電話13384778080劉志成:13384778080張彩云:13604770825

會員辦理13384778080

微博西部散文網

您好!歡迎進入西部散文網www.168648.tw.

網站閱讀量:36768451 在線服務 我要投稿 進入首頁
請稍候...
  • 第十屆中國西部散文節暨聚壽
  • 第十一屆中國西部散文節在青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為獲獎作家
  • 第五屆西部散文學會貴州高峰
  • 貴州創作基地授牌
  • 中國西部散文學會云南牟定縣

土嶺三章/卓 然

點擊率:12599
發布時間:2019.01.25

藍藍的沁河灣


沁河流到土嶺,就再也不想往前流了,就在那里容與,迂回,曲折。曲折來去,便折出一個很大的灣兒,直把一座青山灣成一個孤島,“一個綠草如茵的小島”。


倘或從土嶺的山頭上側了身子望下去,藍藍的沁河灣誠若英文字母中的一個G字。


站在土嶺的山頭上,有人很激動,驚嘆說那是亞洲第一灣。有人很冷靜,確乎握有證據說,那是世界第一灣。

是說那個灣兒很大嗎?我想不是的。沁河,不管怎么說,也只是黃河的一條支流,怎么就可以彎出一個世界第一灣來呢?


我不懂英文,不知道“G”能說明什么。但是在我們的漢字里,我卻知道那個“灣”字是很有意思的。據《廣韻》說:灣者,水曲也。然而,又豈止水曲?還有灣磯,是指灣曲水流中的石頭;還有灣埼,是指灣曲的水岸;灣澳,是灣曲的水邊;灣浦,則是彎曲的水濱。灣磯,灣埼,灣澳,灣浦——亞洲,或者世界,不知道哪一灣能有這么豐富的內涵。


何況,從土嶺的山頭上側身望下去,還會給你一個印象,藍藍的沁河灣竟然像是一枚戒子。一枚藍寶石一樣的戒子。


然而,像是像,比喻卻并不恰當。藍寶石固然美,那藍藍的沁河灣固然有著藍寶石一般的美,然而作為藍寶石戒子,卻只能是一件沒有生命的飾品,是只宜戴在淑媛柔荑般的手指上的一件飾物。藍藍的沁河灣卻是有生命的,是造化置于土嶺的一個生命的搖籃。


看那四圍青山,總是隨著春風綠,隨著秋風凋蔽??蓱z的,竟是一絲一毫的自主能力也沒有,或者說,連最起碼的自主意識也沒有。而那一灣藍藍的沁河水卻是永遠地藍,自在地藍。春天,竟是藍得如少女一般地沉靜。一到夏天,便會藍得有一些沖動。秋風徐徐,她便藍得持重起來。至于冬季,不是凄婉,不是冷,而是溫淑,而是矜持。


她是極不情愿受季節擺布的。她固執地,堅努力把握自己的命運。大海對任何一條河流都是有誘惑力,但她卻努力克制著自己,把自己灣在那里,讓自己多一些智慧的感情,多一些生命的體驗。


是的,在湍急的奔流中,風不管哪一種因素,都會讓她開出一朵又一朵小小的潔白的浪花。但她卻不要。她不想要那種稍縱即逝的小美,她要的是生命中永不消逝的大美。大美不言。藍藍地一灣,美得深沉,美得永久。


那才是她生命的特質,是她與生俱來的真性情,真智慧。


風雨如晦,藍藍的沁河灣卻始終在一漾一漾地蕩激著,漾動著,帶著靈感一樣的晨光,帶著夢一般的落日金輝,帶著大自然對土嶺的鐘受,把一灣的魚兒蝦兒都蕩漾得活崩亂跳,把岸上藏在草叢里的,和躲在水里石滹中的,蛙兒,蟲兒,都漾得不停不歇地對鳴。受了藍色的誘惑,游弋在水中的小花環蛇,一條一條,激動著,蜿蜒著,心里好像都有一些急,不找到一個伴兒,似乎便不肯罷休。


借著風,把河里的水努力地往山崖上揚;或借著太陽的光熱,把一片水變成淡藍色的,或乳白色的霧氣,在空氣中飄來飄去,爭取能給每一片樹葉或草葉以浸潤。得以惠澤的一河兩岸的樹木與花草,幾乎一年四季是蓊郁的;得以滋潤的林中鳥兒的喉舌,方唱得出婉囀動聽的歌。藍藍的沁河水灌飽了那一塊塊的山地,那山地里的谷物就長得更加肥壯了一些,那谷物的籽兒就長得更加飽滿了一些,那地塄上綴在瓜秧上的老南瓜就更加肥碩了一些,那一樹一樹的柿子也就更加甘甜了一些。


清早,人們起來的第一件事,便是挑著水桶到山崖下邊去挑水。走到水灣處,一彎腰,便從沁河灣里打起來滿滿的兩桶藍藍的沁河水,然后悠悠地走在那陡峭的山坡上,一步,一步,仿佛踩著歲月的音符,合著時令的拍子,踩著一曲老邁的歌。等把那藍藍的沁河水挑到家里,家里的兒女們便會滋潤起來。


趁著晨光,村子里那些雞兒,鴨兒,貓兒,狗兒,只要是有生命的,便會搶著到沁河邊去覓食,一點一點,尋覓著生命的所需,啄著生命的所需。趕著落霞,晚牧下來的羊群,下了犁套的牛,都會快步到灣邊來飲水。那時候的沁河水仿佛停止了流動,解開襟懷,蕩漾出一河好看的漣漪,讓那些又饑又渴的牲口們,將那猶似乳汁一樣甘芳的沁河水,飲得舒心,飲得痛快。


當雨滴往沁河灣落的時候,人們就說,那是老天往沁河灣里注藍,當風從沁河灣的水面上掠過的時候,生一灣藍綺;太陽早早地就把光投向高高的山頭,又一點一點往山下移,當移到沁河灣中,便融一河的金色。到得傍晚,落日灑下一灣彩虹的瞬間,月兒就會升上來,月光就會在水里晃蕩成一灣碎銀。


一灣藍水,兩岸青山。一年四季風景如畫。


滋潤生命,孕毓根核。風流千古的太行人家。


按意大利詩人夸西莫多說,那是“一灣碧藍的流水”。


按英國詩友雪萊說,那是“一灣藍色的深淵”。


按中國詩人郁達夫說,那是“為戀人間水一灣”。


岸邊上長大了的兒女們,曾經一個個跳過藍藍沁河灣,走出去尋找世界。然而,走到天涯海角,卻怎么也走不出那一灣藍藍的光與影。


是青出于藍的藍而勝于藍的那種藍嗎?是“終朝采藍”的那樣一種藍嗎?


是的。是生命之藍。是智慧之藍。是愛之藍。


否則,從沁河灣走出來的太行兒女們,為什么一個個都是那么樣地心靈手巧,聰明能干,又善良又厚道呢?


“山潑黛,水挼藍,”是黃庭堅說的。黃庭堅說得太好了,太美妙了。一山一山的黛,是瓢潑的雨潑出來的。而那一灣藍得出奇的沁河水,卻真是是“挼”出來的。從沁源的霍山一直到晉城的土嶺,一路上,風使勁地挼,雨也使勁地挼,那山崖,那巖石,無不使勁地挼。就像少婦們跪在石頭疙臺上挼衣服一樣,挼來又挼去,硬是挼出一灣的藍色。


一灣藍色,一灣生命的本色。


永遠的土嶺


一個小小的山村,三十幾戶人家,聚居在一個小小的山坳里。


除了云,土嶺人很難看到外邊的世界。云是從遠處飄過來的。遠處飄過來的云給土嶺人帶來的是希望;云飄走了,像是又把希望也帶走了。于是,土嶺人就在夜晚到來的時候,坐在大門外的青石上,坐在崖邊的青石上,對一彎明月,想像月光也能夠照得到的外邊的世界。


靜靜悄悄地,夜里就有了一場酥酥的小雨。雨絲是那樣的細,細細的,密密的,瀟瀟疏疏,如同少女巧笑,如同情侶私語。等到天明開門一看,啊,竟是春天來了!于是,那大山就一堆一堆地綠,那莊稼地里就也是一汪一汪地綠。綠得讓人舒心,綠得讓人長勁。綠得讓人不知道是身上哪兒哪兒都癢,也不知道該抓撓抓撓哪兒哪兒才對。


一聲驚雷,山雨陡然而來。于是,就有了那漫山的飛瀑,就有了那漫山的濤聲。濃云把山腰緊緊地束著,絹一樣的白云纏在山頭上,若隱若現,若佛若仙。面對大自然的詩,誰敢再說平仄!面對大自然的畫,誰敢再調丹青!站在山村人家門樓下,遙看那云霧縹緲,誰能不覺得自己也將羽化而仙呢!


蟬叫的時候,山就一點一點地斑斕起來,水就一下子清澈起來。于是,谷穗黃了,柿子紅了。希望總算有了一個結果。瓜果飄香的小山村里,處處都能聽得到男人們那粗獷的笑聲,處處都能聽到女人們那細銀絲彈動般的笑聲。他們多么希望云把他們的笑聲帶到遠方??!帶給外邊的世界,告訴外邊的世界,他們也有歡樂,也有愛。


落雪的時候,他們就扶著兩層小樓的欄桿,看那雪花一片一片地落。女兒被那一片片的雪花滋潤著,越長越俊,越長越秀氣。雪天似乎都是女兒的世界,女兒的心事都是在雪天里慢慢滋潤著的,滋潤得那樣細膩,那樣純潔。

山靜的時候,真是靜如太古;天長的時候,就像是過了一個小年。悶了,人們就到山頭上去看沁河。沁河像一匹藍藍的綢子,從山腳下飄然而過。沁河也多情。多情的沁河深深地愛上了那小小的土嶺,流到土嶺便不想走,便在那里繞彎兒。那灣繞得真大,就像英文字母中的那個G字。有人說那是中國第一灣,有人說那是亞洲第一灣,也有人說那是世界第一灣。于是,土嶺便有了一點小小的名氣,就常常有人來土嶺俯瞰那世界第一灣,來世界第一灣漂流,來享受大自然帶給他們的刺激與歡樂。


看看沁河灣,再回頭看看土嶺,哦,忽然發現,被藍藍的沁河水彎著的,居然是他們的土嶺!是他們那美麗的土嶺,可愛的土嶺,永遠的土嶺。


其實土嶺的名氣也還不止于世界第一灣?!巴翈X事變”,是歲月永難磨滅的一個血與火的大事件。上世紀四十年代,忽然有一天,革命悄然沿著山間小路來到土嶺。土嶺人一陣驚喜。他們趕緊把革命藏起來,藏在自己的炕頭上,藏在自己的地窨里,藏在山的旮旮旯旯兒。


叛徒,那是一個怎樣卑鄙的字眼??!由于叛徒的出賣,多少為國家為民族的熱血男兒在這里把生命托付給了青山……


革命者犧牲了,把革命永遠留在了土嶺。一個小小的紀念館建在山嶺之上,像一座小小的廟。像放神一樣,把革命珍重地放在那小小的紀念館里,讓革命與青山同在。幾株蒼翠的松柏把那小小的紀念館圍起來,既不孤獨,也不寂寞。一年四季,總會有人去那里憑吊。憑吊先烈,憑吊革命。也看看那巍峨的山,看看那藍藍的沁河灣……

“精神萬代山河在,功業千秋日月明?!蹦鞘且廊涣粼谕翈X人家墻上的老字,看著,直讓人靈魂難安。


他年的革命也如山嵐一樣,淡淡地氤氳在崇山峻嶺的深處,留下的依然是歲月的綿長與企盼??纯词裁吹胤侥芊N樹,就種一棵樹;看看哪條廊腳縫兒里能栽花,就栽一株花。春天,門前巴掌大的一塊小地里,一畦青青的小蔥,幾莖寶藍色的蘿卜花,蝴蝶飛過來,蜜蜂飛過去,嗡嗡嚶嚶,熱熱鬧鬧。那就是他們的世界,那就是他們的江山,那就是他們生命的全部。把自己的江山打扮得漂漂亮亮,讓自己的生命有柯枝有葉兒,好交給下一代,也好讓那江山與生命代代相傳。


把繞在山腰上的小路一點一點地拓寬,一點點往外延長。把兒女們從他們開出來的山路上送出去,讓他們出去學本事,讓他們能夠學有所成,讓他們能夠成為國家的有用人材。等他們為國家把青春耗盡了,把膏血耗盡了,就該是葉落歸根的時候了。于是,就去村口接他們回來,回到他們的土嶺。他們永遠的土嶺……


江山一抔土

 

勞動是財富之父,土地是財富之母。中國人和外國人一樣,都這么說。我們的古人也這么說。


說這話已經有三千年之久了,人們也一直守著這句話的要義。因為人們懂得,倘若沒有土地,不管有多大力氣也只是空懷英雄志。英雄無用武之地,就算白白有了一身力氣。


其實古人的話也不一定句句都對。比如“君子懷國,小人懷土”就只對了一半。國土,國土,沒有土,哪里能有國?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?!本鞯幕实厶昧邌萃恋亓?。


作為平頭百姓,做夢也不敢想“普天之下莫非王土”,但做夢都怕腳下無立錐之地。


我曾擁有過那么一畦小園,席片一般大,激動得不得了,就寫下過一章《小園三種》。我曾想邀朋友咸集小園與我一起領會“小園三種”的樂趣,然而還未來得及,小園便弄丟了。


丟了小園,我便天天悵然若失。


小園不再,剩了幾粒黃瓜籽便也如英雄沒有了用武之地。放在案頭,幾近廢物,每想扔而去之,不由卻又彎腰揀回。它還有蓬勃生命蘊藏其中,就那樣扼殺了,讓它不得萌芽,不得生根,不得開花結果,我似乎有點兒于心不忍……

早春二月,春雪如詩。我想下樓看雪,不意見樓下堆一小堆土,斷香凄神,殘痕淡然?!安涣饲闀捍橥翞橄恪眴??是誰呢?然而將一抔黃土棄之不顧,就未免道似有情卻無情了。


長時期住在被水泥硬化了的世界里,長時期遠離散著芬芳氣息的泥土,讓人活得憋悶,窒息。仿佛看到了一小堆金子,閃閃發光的金子,我慌慌地拿了小畚箕,把那一小堆土撮起來。當我回轉身的時候,卻聽背后有人訕笑我,說:“哼哼,不就一把土么!”


本想回頭對那人說句什么,卻又沒說。說什么呢?他大概不知道“百谷草木麗乎土”吧!


他大概也不知道重耳的故事。晉重耳窮途饑渴時,就因為一位農民送了他一小塊土,預言了他十萬江山??!


我不想弄十萬江山。小時候與小伙伴在野地里捉“叫油子”,漫山遍野追趕雨腳,東山移棵小桃樹栽到西山,那是童趣,那是天趣,那是大自然與人類的親近與和諧。于我心靈的陶塑,靈魂的浸淫,遠勝江山十萬。


上世紀中葉,要不是父親抱了镢頭硬從石頭縫里摳出一片小小的土地,他的一群孩子一個一個都難免凍餒而死。父親謝世時,我遵囑用衣襟抱了一包他曾經用汗水浸潤過的泥土,濕漉漉的泥土,輕輕地放進了父親的墓穴。我知道,那一抔土,是他的生命,他將生死相依,以靈魂,以品質,守衛著,捍衛著,千秋萬代,永遠,永遠……

我也渴望有自己的一片土地,也以自己的生命與靈魂與之生死相依。


人,只要有夢,是總會圓的。因為有了一抔土,我便也有了一片自己的“土地”。只是花盆小了點,小到只能放下我的心。小心翼翼地澆點水,我的“土地”就格外滋潤。我把三粒黃瓜籽下了種,小苗破土而出那一刻就顯出了讓人興奮不已的盎然生機。大約半個月之后,纖纖的瓜秧便爬上了陽臺窗戶,像是想偷窺外面的世界,卻又毫不吝嗇地逸散了滿屋的綠意。淡黃色的小花開了,一朵,又一朵,像點亮的小燈,照得我眼明心亮,照得我心曠神怡。瓜兒坐胎了,小小的,像個針,轉眼便像幾條小棒棰吊在那里。古人說,只要工夫深,棒棰磨成針。我說,只要認真,針也能長成棒棰。每當我灑點水上去,瓜秧兒便真個是郁郁蔥蔥,蒼翠欲滴。打開窗戶,輕風一吹,葉也擺動,花也搖曳,那才真正叫裊裊娜娜,那才真正叫曼妙多姿。


若值明月當窗,不光多姿,而且多趣。如果有一只“叫油子”在上邊振翼而鳴,那聲,那色,那情致,那韻致,即使十萬江山又怎么能夠與之媲美呢!


風景隨著日子變換,而唯一不變的,是那一窗風景給我的好心情。


看著那一條條帶了嫩刺的黃瓜,鄰居說,真好!快摘下來鮮鮮地吃吧,那才真正叫綠色食品呢。


我沒舍得摘下來。摘下來統共能值多少錢呢?而我那一窗風景又值多少錢呢?


鄰居似乎算不過賬來了。一拍手說,真是的,一寸土地一寸金。


然而豈止呢?自古黃金也是有價格的呀。


——選自作者散文集《天下黃河》(民主與建設出版社)



Copyright ? 2015 西部散文學會 Power by www.168648.tw
西部散文網版權所有   備案:蒙ICP備17001027號
技術支持:內蒙古帥杰網絡有限公司
網站安全檢測平臺

地址:鄂爾多斯市東勝區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13384778080
手機:劉志成(西部散文學會主席)13384778080  張帥:15149717177

安徽11选五开奖直播